冯其庸 《精品行书中堂》(展览原作) 尺寸:50cm×135cm   售价:协商

 图片简介:

大图及其它作品请点击:http://www.qyx888.com/thread-32063-1-1.html

作者简介:冯其庸,名迟,字其庸,号宽堂。1924年2月生,江苏无锡县前洲镇人。1948年毕业于无锡国专。1949年5月在苏南行署工作。1950年任教于无锡市第一女中。1954年调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历任讲师、副教授、教授等职。1980年、1981-1982年,两度赴美在斯坦福、哈佛、耶鲁、柏克莱等大学讲学。获富布赖特基金会荣誉学术证状。1984年12月由国务院、外交部、文化部派往前苏联鉴定列宁格勒藏本《石头记》,达成两国联合出书协议。后又历访新加坡、马来西亚、韩国作学术讲演,均获高度评价。1986年调任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1996年应邀访问德国、法国,并在柏林和巴黎考察两国所藏敦煌、吐鲁番文献。1998年5月25日至5月30日,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冯其庸书画展”。1998年8月,冯其庸以76岁的高龄,第二次上帕米尔高原,于海拔4700米的明铁盖山口,发现玄奘取经回国的山口古道,此古道为玄奘回国以后1355年来的第一次发现。冯其庸的这一发现,轰动了中外学术界。同年10月4日至酒泉金塔县访汉代雄关肩水金关、地湾城。10月5日(旧历中秋节)至内蒙额济纳旗访古居延海、西夏黑水城、汉甲渠候官遗址,对以上各处都作了详细的调查。冯其庸以研究《红楼梦》著名于世。著有《曹雪芹家世新考》、《论庚辰本》、《梦边集》、《漱石集》、《秋风集》等专著二十余种,并主编《红楼梦》新校注本、《红楼梦大词典》、《中华艺术百科大辞典》等书。他还在研究中国文化史、古代文学史、戏曲史、艺术史等方面做出了成就。近十多年,着重研究中国大西部的历史文化艺术,著有考证丝绸之路和支架取经之路的大型摄影图册《瀚海劫尘》,获得学术界的高度评价。冯其庸还擅于书法和绘画,书法宗二王,画宗青藤白石。所作书画为国内外所推重,被誉为真正的文人画。冯其庸现为:中国红楼梦学会会长、中国汉画学会会长、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戏曲学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66

看 就 是 学——听冯其庸谈书论画

乙酉阳春三月,京城春意浓浓。在玉兰飘香的京东通州张家湾之芳草园,我拜谒了心仪已久的当代著名学者、红学家、书画家冯其庸先生。看先生挥毫,听先生讲述与众不同的学艺历程。

芳草园二十五号是一座独立的二层小楼,古色古香、书香四溢。进得门来便可见到冯先生恩师、当代章草大师王蘧常所题“且住草堂”匾额。左边客厅壁间挂着刘海栗大师所题“瓜饭楼”匾额及先生手绘墨梅图。冯其庸先生中等身材,半灰半白的头发很难让人想到先生已八二高龄。我读过先生大部分散文随笔,珍藏数幅先生书画精品,对先生的师承渊薮了然于心。刚刚出版的《荣宝斋》杂志二00五二期,刊发了先生书画专题和先生的文章《学画漫记》,我们的谈话就从先生的学画经历谈起,从先生一直崇尚的“看就是学”谈起。

冯其庸先生一九二四年二月三日出生于无锡前洲镇冯巷一个农民家庭。自小喜欢读书、画画、写字,上中学时得识著名画家诸健狄先生,诸先生说:“你到我画室来看我作画,看就是学,不必像他们那样拜我为师。”。从此冯其庸被特许进入诸先生画室看先生作画,领悟中国画门径。这个过程冯其庸始终没有动笔。这一年,他在无锡公园饭店第一次看到了齐白石、吴昌硕画展,简直被震憾了,他一直倘佯其中,接受洗礼,从此他一直以这两位大师的作品为师法,七十年代,冯其庸先生拜识了中国画坛大写意名家刘海栗、朱屺瞻两位大师,给了他无穷无尽的启示。

从七十年代末与海老相识到九四年八月海老仙逝,冯其庸先生与刘海栗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不放过一次观看海老作画的机会,在北京、上海、黄山、香港等地,海老数次邀请冯其庸与自己合作作画,请冯其庸为自己画作题诗,并称:“是我约他,不是他约我”。海老称冯其庸的画是真正的文人画,并告诫他:“作画切不能有框框,你的画即有传统又无框框,所以就有新意。”冯其庸至今记得一九七五年第一次见到朱屺瞻画作时的感受:“我被屺老震撼人心的气势和精彩绝伦的风格震慑得一时说不出话来,记得只有我在青年时期第一次观看

吴昌硕、齐白石画展时才有同样的感受。"两年后冯其庸第一次有机会看屺老作画,"我看他纵横椑阖的气势,吞吐八荒的神态,运笔时兔起鹘落,疾如风雨。凝思时端然纵览、思接浑茫。看屺老作画如上一堂大课,才真正悟到海老所说要继承传统,但不要被传统笔法所捆缚的道理。"在北京这些年,冯其庸先后拜识了启功、张正宇、许麟庐、周怀民以及安徽萧龙士、苏州蒋凤白先生,相互唱和,用心观察,收获颇多。屺老曾对他说:“日日夜夜,老在屋里作画,其势必衰,意穷味亦穷也。要经常出去走走,古人云,行万里路胜读万卷书,要多向自然摄取营养,多与客观接触。”多年来,冯其庸每年都要外出游历,考察山川形胜,七十三岁时仍不顾医生的阻拦,登上四千九百米的帕米尔高原最高处,又登一号冰川,入塔克拉玛干沙漠,进塔里木盆地,还在严冬苦寒之际,进入大积石山深处,直逼大雪山主峰。连续七次去新疆考查,从中取得画本,从中领悟生活。此时,冯其庸才真正领悟到诸健狄先生五十多年前所说:“看就是学”这四个字的真谛。

    冯其庸先生说:“读书、游历和作画,三者是可以相通的。如果把三件事联系起来,反复实践,互相印证,那么,无论是对书本的认识、对大自然的认识、对山水画的认识就一定能更深入,了解得更加透彻。所以我作画,也喜欢奇险,喜欢大笔淋漓,喜欢汪洋恣肆。所以我读徐文长如饮醇醪,寓在目而醉在心;我读宋元的北派山水,如登帕米尔高峰,如进大积石山;我读龚半千山水,则又如临江南烟雨。所以我看大自然的真景,如看名画,而我读名画,恰如身入名山险峰,而这,又是我对“看就是学”的另一悟境。”

    冯其庸先生总说自己不是书画家,是治学著文之余以书画自娱,是“玩着画瞎撮撮。”这当然是先生自谦。一九九八年先生首次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书画展,一发而不可收,成为收藏界的热点。

    冯其庸先生的书法并没走其恩师章草大师王蘧常的路子,而是从王羲之入手,登堂入室,由“圣教序”而“兰亭序”而书札,步步深入到王书之精髓,熟中有巧,熟中有生,化碑为帖,行草中有隶意,“王字”中带出魏碑。其画七十岁前主要画大写意花卉藤萝风格,与他考据之风颇异,而与他潇洒自如的书风相近。离休后,重作山水,每每作画,如游名川,如到幽谷,往日所历,奔涌笔端,任其驱策,更何况先生胸中饱读过万卷诗书,脚下走过五大洲三大洋,阅尽人间春色,遍览千山万壑,学养、阅历、胸襟更非一般艺人可比,笔过墨干,所题皆自作诗词,诗、书、画浑然一体,所以评论界有“衣钵薪传文人画”之论。

    冯其庸先生的画室里,挂着一幅没题款的六尺山水条幅,水墨淋漓,似大涤子,似龚半千,又都不象,实先生自家面貌。先生告诉我:现在许多地方约他去办展览,画廊、拍卖行也总来商谈,都被先生婉拒,只想写作之余好好画些画,出版一本总结性画集。

    谈话间,我请冯其庸先生为我珍藏的其师王蘧常先生遗泽题跋,先生展纸研墨一挥而就“此吾师王瑗仲翁二十年前所书,运天弟为理纸,往事如在目前,今先生已归道山,见之能不泣然。弟子冯其庸识”。铃印时先生表情肃穆。王蘧常、诸健秋、刘治栗、朱屺瞻、张正宇、周怀民这些奖掖过先生的前辈已相继故去,启功先生也重病多时,难以挥毫,难怪先生心情沉重,钤印时将引首印钤倒了。先生拿起一支小楷笔,在印下题曰“此印倒钤,古人以为吉祥,宽堂记。”并说:“王老当年印钤倒了都要跋一段,印倒(到)了,就是开始要升官了。”

    我拿出珍藏的四幅先生书画,这是近几年我在各地觅来的先生之佳构,先生认真询问每幅收藏过程,连说难得,并一一拍照,我知道,如今先生名重艺坛,已不轻易为人作画,偶尔流出,马上成为众藏家追逐之宝也,先生前一天参加全国政协活动休息晚了,略显疲惫,我们的谈话也不时被电话打断,此时又有先生老友、鉴赏大家杨仁恺先生介绍的客人从辽宁来访,我只好与先生握手告别。

离晚间返回的火车还有七八个小时,我抓紧时间去了中国美术馆和琉璃厂,走马观花看了大量名家作品,可留在脑海中的仍是冯其庸先生潇洒的书法、恣肆的绘画,和先生“看就是学”的肺腑之言......

 

                                    200551于三惜草堂


 

图片审核:admin 图片录入:admi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3 三惜草堂 吉ICP备06002167号

Powered by: 吉林雷尼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