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政 《精品/寿山福海》 尺寸:34cm×96cm   售价:4600元

 图片简介:

更多作品及局部请点:

作者简介:任政(1916—1999),字兰斋,浙江黄岩人。生前为上海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书协常务理事、上海外国语学院艺术顾问、复旦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艺术顾问。善鉴别,富收藏,精用笔,擅各体,风神洒落,筋骨老健。楷书法初唐,行草宗二王,分隶学两汉,在继承优秀传统基础上,推陈出新,创出自己风格,雄健挺拔,工整秀丽,深受国内外书法爱好者赞赏。早岁蜚声艺苑,著作论述极富。已出版及已发表的有《楷书基础知识》《少年书法》《祖国的书法艺术》《书法教学》《隶书写法指南》《兰斋唐诗宋词行书帖》等十馀种。77

春风又至忆任政

我收藏多年,最怕周围朋友问我什么样的书法好?什么样的书法差?我不懂理论,被逼无奈,只好告诉他们我的土办法:把书法挂起来,怎么看也看不够的就是好书法。

海派书法名家任政先生的书法就属于这种书法。

任政先生是对当代海上书坛产生过重大影响的老一辈书法家。他潜心书艺、笔耕一生,以其坚韧执着的治艺精神、雍容端穆的华美书风、和若春风的教育方式以及平实亲和的人格魅力赢得了书法界同仁的敬重和海内外广大书法爱好者的交口赞誉,“兰斋任政”成为那些年艺术界无私奉献的代名词,“海上任政成为中国20世纪中后期最受人民群众喜爱的书法家之一。

任政1916年生于浙东黄岩,幼从叔祖晚清名孝廉任心尹公精研诗文,青箱家学,渊源有自,平生爱书法,六十馀年精勤不懈,功力之深,鲜有其匹。早岁蜚声艺苑,著作论述极富。早在1947年,任政的个人传略和作品已被收录于中国首部《中国美术年鉴》,对任政的评语是:“书法各体俱精,行草宗二王,极刚健婀娜多姿之致;楷法初唐四家,平和简静;隶书于史晨,礼器,曹全,华山,得力最深;篆以石鼓为基,溯源古籀,肃穆雍容,不失古雅。请益马公愚,王福厂,推为青年书家之有希望者,其造诣更将有期不可限量之前途……”

建国后,海上书坛沈尹默等在正视馆阁弊端的前提下,清理碑学的偏颇,重溯贴学优秀传统。在沈尹默擎起的大旗之下,有白蕉、潘伯鹰、马公愚、谢稚柳,也有年轻的任政。沈老对年轻的任政十分赏识,每每将自己的研究心得传递给他,而任政又将自己探讨和实践的体会以独特之方式汇报给沈老。从上世纪70年代起,典雅精致的“任体书法”风靡海上,影响遍布神州大地。

任政先生常以自己姓名的谐音——“认真”两字自勉,用自己的书艺,为我们古老民族书园增添春色。他善鉴别,富收藏,精用笔,擅各体,风神洒落,筋骨老健。楷书法初唐,行草宗二王,分隶学两汉,在继承优秀传统基础上,推陈出新,创出自己风格。他的作品结字工整秀丽而飘逸、敦实而含蓄,平淡中见精神。用笔精微简洁而纯正,行笔委婉灵活,牵引较多,显得字与字之间互相连带,大小参差,笔圆而姿媚众生,起笔收锋,跌宕自如,其正楷秀丽动人,行书清新隽秀,大小真行均有妩媚可喜处,深受广大老百姓喜爱。

在人们印象中,上海的艺术家多具贵族气,住房宽敞,生活宽裕,派头十足,高高在上。而任政先生却是普通的邮局职员,一位业余书法家。多年前,一位去过他家的朋友对我讲,任政家的极度拥挤和破旧令人震惊。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石库门客堂楼,承担着祖孙三代五六口人的吃、喝、拉、撒、睡等全套功能。“兰斋”只占了客堂楼的一角,由一张破旧的大写字台、一把椅子、两个旧书橱组成。他的学生非常之多,而且由于免费而越来越多。开始于1962年初,由上海书法篆刻研究会与上海青年宫联合开办的大型书法学习班在“十年动乱”中被迫停课后,学生们便每个周六晚上到他家来,少则来十几人,多则二三十,全都挤在写字台与床之间的狭小空间里,就像高峰时间的公共汽车。友谊商店也请他写字卖给外宾,却不给他一分钱,只送他宣纸与毛笔。据说许多日本人很喜欢他的字,在友谊商店买过字后,还要求登门拜访。他自然无法在家中接待,于是上海邮电总局就在邮电大厦里专门布置了一个豪华的书房,让他演戏似地在那里对外宾挥毫。

就是在这种环境中,上世纪70年代后,有三件事足令任政先生骄傲一生了。

1972年,杭州为接待美国总统尼克松,对西湖景区进行整理,为此特地邀请任政为景点书写匾额,如“柳浪闻莺”、“曲院风荷”等,这对于当时的书法家来说是莫大的荣幸。至今西湖景区留存的还有孤山“西湖天下景”匾额和对联“山山水水处处明明秀秀,晴晴雨雨时时好好奇奇”。

1979年,上海字模一厂邀请全国二十多位书法家,各写行楷二百字,任政先生一举夺魁。为了写出既能直排又能横排、字字呼应、行气连贯的标准书体,他认真钻研,花了一年半时间书写了6196个通用印刷字表的行书字模,不久,该套字模作为“书写标准模本”进入全国规范的电脑,这就是我们每天都能看到的报刊、电脑上的行书字。

1994年国家邮电部发文规定:全国邮电行业统一采用任政书写的邮政局、邮电局字体。至今,在全国邮政局仍然沿用这一规定。

任政先生是有名的好好先生,盛名之下,毫无架子,别人向他求字,总是有求必应。不分男女老幼,不分亲疏远近,慷慨允诺,来者不拒,使前来求字、求教的人高兴而来,满意而归。至于外省市求字的信函更是纷至沓来,他不仅送字,还一一寄去,几十年如一日。我在1989年也曾去信求字,先生让学生黄勋寄来一平尺“寿”字,落款多一朱文印章:“东渡归来所作”。后来我又购得多幅先生墨宝,皆为先生无偿赠送给朋友的作品。

有人评价任政先生的字在外面太多太滥,他不以为然,笑道:“王羲之七世孙智永和尚,曾书真草千字文800余本,分赠浙东诸寺。平时求书者如市,所居门槛被踏破,裹以铁皮,号为‘铁门限’,但时至今日智永真迹难觅。我藏字于民有啥不好?有些书法家成名之前平易近人,一旦成名摆架子,脱离群众,‘惜墨如金’再也不肯轻易动笔,久而久之书艺反而退步。”此话意味深长,值得今人反思。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任政先生认为“书法字形之美与实用要相辅相成,不可偏废”,从中反映出任政书法以强调实用为主的审美思想,在这种指导思想影响下,其晚年的创作继承多于创新,习惯意识胜于个人意识,重复创作了许多受大众喜爱的书法作品,对此颇受非议。其实,任政先生的书法特点就是海派书法的特点。上海开埠后,十里洋场,五方杂处,各国人聚集,许多江浙一带的书家纷纷来到上海滩讨生活,一时名手荟萃。外国人喜欢中国书法,但懂得不多,书家们便入乡随俗,写字往简单里走,在形式上多花工夫,海派书法由此产生。海派书法集合了江浙等南方书法的风格,兼与西方文化相迎合,显得典雅、秀美,婉约,甚至有点通俗,与上海人的生活习惯和精神追求相一致。这种风格至今仍是海派书法的主流。

1986年荣获首届上海文学艺术奖,1997年获上海市文联“德艺双馨”荣誉称号。关于任政先生的书学理论和书法教育的成就,戴小京先生在《任政书法集》序中写到:

先生之学虽精深宏大,但从不自秘,而是公诸社会,传之青衿。以其著述而论,个人字帖除外,有《怎样写楷书》、《少年书法》、《祖国的书法艺术》、《书法教学》、《隶书写法指南》、《谈王羲之书法》、《楷书结构》等十余种,都是基础理论方面的书籍。这些文字鞭辟入里,如春蚕抽丝,倾注着先生一生的心血。如果我们结合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社会背景和改革开放后的书法界是在怎样一种状态下走出低谷的情况看,先生之筚路蓝缕开启书学之功应当在当代书法史上大书而特书上一笔。

先生的书风曾影响了一个时代,衣被了一代人。特别是沈尹默罹难浩劫之后,先生接过了沈老的薪火,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传播书学,使在“文革”风暴洗劫过的书法园林中桃李不绝,有几许青年学子正是借助先生的舟楫,上窥大匠之门,驶入书法艺术殿堂的。

任政先生于1999830日去世,可在书画界,任政先生“只知奉献、不求回报”的老黄牛精神和厚道谦和的高尚人品至今无人可比。百姓喜欢的艺术家前常被冠以“人民”二字,于是有了“人民画家”——齐白石,“人民作家”——老舍,那么,我觉得,“人民书法家”的称号非任政先生莫属。

三月的春风里怀念任政先生,也想提醒当下众多的书画家:书画卖钱无可厚非,但书画不止是商品,更是雅事!

 

                         201232日王宝林于北华大学附属医院病房

图片审核:admin 图片录入:admi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3 三惜草堂 吉ICP备06002167号

Powered by: 吉林雷尼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