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开 《金意庵轶事/楷书横幅》(出版) 尺寸:68cmX34cm  售价:藏品

 图片简介:

石开笔下的“金意庵轶事”

 

月前去北京拜谒著名书法篆刻家石开先生,启程前惯例顺手拿了一本小书以备路上解闷儿,这次拿的是唐吟方先生的《雀巢语屑》。

路上读书,23页有一则关于金老意庵先生的轶闻引起了我的关注,文字不长,全文如下:

吉林金意庵,东北书家。某次邀为篆刻展的评委。是时,为评选公正计,待评作品,一律掩去作者姓名。意庵手持选票逐幅浏览,于某印屏前驻足良久,投落选票。俟初选结束,工作人员揭示,讵料意庵投落选票者,实自家送展作品。

说实话,看过这段文字我很不舒服,是说金老公正还是讽金老糊涂?都不象,都与我了解的金老相悖。不知道唐先生的消息来源于何处?

去石开府上时,我找机会提出了这话题。与金老一同参加过1992年在烟台举办的全国第二届篆刻展评选的石开先生,当即予以否定,连说不可能。其一,作品对于每一位篆刻家来说,就像自己的孩子,不用看名字也会一眼看出来;其二,评委的作品不参加评选直接入展,不可能出现那样的情况。当时的实际情况是大家最后讨论入展作品,水平有些极其相近的,评委们意见不统一,但入展的名额是固定的,于是金老便幽默的说:“把我的作品拿下去吧。”

看来,道听途说不可怕,但形成文字公开出版,就要认真核实消息来源,避免以讹传讹。

谈话中,看出石开先生对金老很了解,我趁机提出请他为正在筹办的“百年意庵”系列活动题词,石开先生说,“题词就免了吧,我写一段金先生轶事,关于郑孝胥的。”今天,作品寄到,全文用楷书写成,兹录于此,先睹为快。

三惜草堂主人筹办金意庵先生百岁冥诞,知我与有旧,嘱写相关文字。我记得见过先生有几次面,可一查备忘录,实际就面一回,在烟台,一九九一年六月。

当我见到这位过去时的世袭王爷,我突然好像明白胡适当年见溥仪的心情。我当然没有欲行大礼的念头,但我表现出的谦恭,金先生大约是感觉到了,因此,我们很投缘。

金先生的容貌,有点象画像中的乾隆。我冒失说出我的感受,金先生笑着回了两个字:“岂敢。”

我略知道伪满的历史,几次引出话题,先生总王顾左右不言语。后来他似乎也觉不好意思,突然笑着轻声说:“我见过你的乡人郑孝胥,是某年春节,我当时年纪还小。他从袖子里掏摸出一颗鲜红的橘子给我,说这是福州的橘。”金先生说的福橘我当然很熟悉,早年也尝过,想不到郑孝胥送小王公的礼是这个,而且只有一颗。

近年我离乡北居,没有了福橘的消息,也不知道它安然否?但如今我每每想到它,就同时想起金先生当时的表情,还有那位集大笔之大成的送橘人。

壬辰又四月二十三日,石开北京记。

一段错误的文字,引出一篇石开先生妙文,还有一段金意庵先生的珍贵轶事,这必将成为“百年意庵”系列活动中的又一个亮点。

 

                            201262023时于三惜草堂

更多石开作品及本册页单页大图请点击:http://www.qyx888.com/thread-32196-12-1.html查看                      

作者简介:石开,1951年生于福建省福州市。原姓刘,别名吉舟。从事艺术职业后改姓石。青少年师从陈子奋、谢义耕、何敦仁等先生学习书法、篆刻、绘画、诗文。1998年迁居北京,为职业篆刻书法家。历任福建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委员、中国书法进修学院教授。现居北京,为职业篆刻书法家。作品曾参加第一、第二、第四、第五、第六届全国书法篆刻展,参加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第六、第七、第八届全国中青年书法篆刻展,曾受聘为第三、第四、第五、第六、第七、第八届中青展评委;第二、第三、第四届全国篆刻展评委;第一、第二、第三届全国楹联展评委。曾在湖南湘潭、福州、日本冲绳市举办个人书法展。2006年1月在福州画院举办敬乡展。出版有《石开印存》、《石开书法集》、《当代篆刻名家精品·石开卷》等个人专集。他是中国印坛顶尖人物。其印风影响当代印坛。早在80年代中期,印坛被称做“三足鼎立”即曰:王镛高步京华;韩天衡雄居海上;石开领风骚于闽南。他和王镛、何应辉、沃兴华等被称作“流行书风”的领袖人物和“中国书坛的重量级人物”。石开工篆刻,书法,绘画,诗文皆达上乘。有人说:“石开将会是中国书坛又一位大师。”39

         石开啊,石开!

他原姓刘,后来弃“刘”不用,原因竟是“刘姓祖上系屠夫”,令闻着匪夷所思;他其貌不扬,没一点百姓心目中的艺术家风度,说好听的象山野中庙宇中的道士,其实更像小镇中路旁的占卜算卦的。可就是这个人,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用冷艳精雅的篆刻,用“看看大海”式的书法,一次次让当代书坛目瞪口呆。一篇关于他的报道开篇连用了五个问号:“书画狂人?篆刻鬼才?艺术骑士?评论大炮?作秀高手?”

他就是石开。

石开先生是我多年关注的书法篆刻家,他创作态度严谨,尊重收藏者(也可称为消费者),他交到你手里的作品一定会让你满意。据传,他的一位亲属从家乡来,欲求一幅书法送礼,石开说:“我还是给你钱吧。给你作品你不会珍惜的,也许会低价卖掉或随手送人,这样对花钱收藏我作品的人事不公平的。”这在当代书家中极为少见的。所以在书法爱好者和经营者中,石开的口碑极佳。

石开少年时师事八闽名家陈子奋,不过,相对乃师香叟的拘谨,稍嫌刻板,石开更多了些放逸奇诡。去年,石开受聘执编《中国美术六十年》篆刻部分,他“选贤不避亲”,把陈子奋列为25人大名单,并在《编者坦言》中坦言: “他是流派印继承的高手,身兼多种风格而统一于娴雅古茂的格调,在老辈中自树一帜,美中不足是个人面目不够独特。他是我老师,除了感情因素,先生印作里所特有的韵致的确是可圈可点。”这话多少有些牵强,可他敢公开说出来,“可贵者胆”也。

我与石开先生的交往始于1989年,我写信向他求字,他回信批评我的字写得如何如何。但那件毛笔信札精彩极了,虽然二十多年过去了,印象丝毫没有减弱(当时正闹“学潮”,信的落款是“民族存亡之秋”)。后来我从收藏了他的两件书法小品开始,最多时达几十幅,平尺、条幅、斗方、手卷等各种形式俱全。再后来,请他题过“三惜草堂”匾额、华君武的漫画和几张画像拓片。无论作为收藏还是投资,石开的作品始终是我的首选。

石开先生是当代书家中最早走向市场的。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山水画家陆俨少有一次因私人恩怨而更换书画用印的举动,废弃某人原来为他刻制的一批印章,委托杭州画家姜氏请石开重刻新章,信函中说:“陆俨少八十一岁后想用新章,他看中了你的印章风格。”石开应请。经过商议,石开以当时陆俨少一幅四尺开山水画的市场价格算其所刻三十余方印的润金,约一万元人民币,就向陆俨少索要一幅四尺画,陆俨少欣然同意了。陆俨少先生请其治印,这对于一位年轻的篆刻家来说是一件多么荣耀的一件事啊,可石开却平静的回复,一视同仁,其风骨难能可贵。就是凭着这股底气,1998年,他扔掉“铁饭碗”毅然北漂京城,并迅速站稳了脚跟。

刘正成先生称石开的书法有着强烈的明清调色彩,来自黄道周,傅山的影响几乎随处可见,从黄道周那里得到了紧中透松的奇峭冷逸,从傅山那里得了开张自如的大气盘旋,多用短锋宿墨,并时兼水破墨法,因而线条燥重拙厚,氤氲生烟。石开书法强调表现,作品中带有孤峭奇逸的强烈的个性色彩,在取法明清一路的当代书法家中,石开是最具原创性的一位。

石开先生的独特与诡异,不仅体现在他的作品中,也体现在为人处世上。几年前,他与王镛一起退出中国书协篆刻艺术委员会,抗议中国书协的人事制度,赢得普遍赞誉;四年前,曹宝麟恶评刘炳森,拉华人德、石开助阵,石开公开一信,王顾左右而言他,既解脱了自己,又成全了朋友,实为经典;某次,中国书协挂名与某地举办名家书法邀请展,书协收钱后,支付给书家少量的稿费。绝大部分书家碍于面子按要求写了作品,只有石开,写了一张平尺小品,他的解释是:“所付稿费刚好与我平尺润格相同。”这以后,书协类似活动再也不“邀请”他了。

石开先生爱收藏,这些年没少跑拍卖会。三年前,我向先生请教书画收藏,先生回信写道

“来示敬承,知兄收藏当代书家作品多多。当代书家以中年为佳,而长者如七十龄以上者,因年轻之时受政治运动浪抛时光,不能用功于斯,至今已老而书艺未老,皆不足观。自启元白谢世,老辈硕果不存矣。

窃以为,大书家产生极不易。上世纪上半叶出三大家:吴缶翁、康有为、于右任;下半叶也出三家:林散之、沙孟海、郭沫若;余下如郑孝胥、沈寐叟、弘一、王蘧常、徐生翁、刘海粟皆不恶,与世所公认者略有差别耳。弟偏爱康、吴、徐三家,以及黄宾虹、齐白石。黄、齐虽以画名,而其书远胜上述许多书家。

今中年擅书者亦不乏高手,整体水准强于清、民两朝,五十年后估计成大书家者应有三、五人也。当世收藏之风盛行,弟以为不宜以人头收集,应集中于日后之大成者。而日后不可预知,故作投资风险甚大,犹如押宝。一笑。

即致三惜草堂主人宝林兄清鉴,弟石开揖。200789日。”

此信在网上公开后,石开“五十年后估计成大书家者应有三、五人也”之说,引起广泛争论。这三、五人都有谁?一度成为大家争论的焦点。虽然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哈姆莱特”,但大多数人认为这当中应该有石开的名字。

这也是我的判断、我的愿望、我的祝福!

图片审核:admin 图片录入:admi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3 三惜草堂 吉ICP备06002167号

Powered by: 吉林雷尼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