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海 《幽鸟相逐/题跋书法》 尺寸:34cm×68cm   售价:12000元

 图片简介:

局部请看:http://www.qyx888.com/thread-76685-1-1.html

作者简介:徐海,1969年生于北京。四川泸州人。自幼喜好书画篆刻,曾求教于京华王念堂、顿立夫先生。1988年考取中央美术学院书法艺术研究室本科。1999年考取中央美术学院书法艺术研究室主任王镛先生研究生。 作品参加全国第五届书法篆刻展《获全国奖》,全国第六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展(一等奖),中日代表书画家展,中日名家书法展,中国二十世纪书法大展,首届99《中国书法》年展。全国第一、二、三、四届篆刻展。出版《全国中青年篆刻家精品集·徐海卷》,《当代著名青年书法十家精品集·徐海卷》。 徐海始终保持着鲜活的艺术感觉和旺盛的艺术原创力,没有被风格化,是一个千面徐海。《溪山图》十届美展获优秀作品奖 。现为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副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王镛博士研究生、中国书法院副研究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今日美术馆流行书风、流行印风大展艺委会委员。29

“艺术顽主”徐海的笔歌墨舞

我只见过徐海一面,是在丛文俊还岁书法展研讨会上,微黑,矮个,神精气足,满口京腔式的幽默,视之如翩翩少年,没一点书画名家、大学教授的“范儿”朋友告诉我,已过不惑之年的徐海很好玩,玩烟斗、搞收藏、抽雪茄、喝红酒、踢足球、刷微博、发微信……因此,书画家的身份之外,徐海更是一个玩家。这使我马上想到了从王朔那听到的一个词儿——“顽主”,想到了王世襄、马未都、冯小刚、王朔等人的名字。我说的“顽主”一词儿,不是原来中性偏贬义的意思,这是我喜欢的一类人,才华横溢,爱好广泛,极有性格,颇受争议

徐海属鸡,比我小四岁,属于同一年龄段。虽然简历上写着祖籍四川泸州,其实生在北京,长在北京,父母都是科技工作者从小汲取京城文化的养分,他说自己的艺术人生就是在玩耍中成就的。他曾经深情的向朋友讲述过艺术启蒙阶段的往事。

小时候没得玩儿,看着汽车月票上的半圆印,自己用橡皮照着刻一个,印到纸上玩;公园门票上的印章,也是他刻章模仿的样子,橡皮上刻一个,偶尔还真能当门票混进去。后来觉得刻印好玩,越刻越多。可是刻了这么多印章,往哪儿盖啊?那就自己写字儿呗,写字儿也不过瘾,那就画画儿……一步一步就这么走过来了。

看到徐海今天的面目,绝对想不到他的启蒙老师竟是王福庵先生从人力车夫培养成的书法篆刻家顿立夫先生。而真正改变徐海、让他“脱胎换骨”的则是书画印大家王镛先生。从本科到博士,徐海一直师从王镛,但聪明的徐海智慧地继承了王镛的艺术思想,在艺术创作上又迅速自成家数,将作品打上了“徐海”的烙印17岁作品入选第一届全国篆刻展,23岁书法、国画作品获全国书展、全国美展大奖,表现出咄咄逼人的艺术才华和天赋人感受到他那天性的赋予几成光芒四射”(石开语)

徐海出生成长在北方,的艺术也是属于北方的,有着直接、犀利、粗犷的特点骋肆稚拙的形,流丽天趣的才,散漫不羁的神采中夹杂著几分少年老成的机智与狂傲的书法更多地注重吸收民间书法的有益养料,以碑的雄强为基调,适当吸收帖意的细腻与灵动,参以砖瓦刻石的野逸和魏晋残低、汉代画像的生拙,在实际书写中又将篆刻用刀的迟速融入其中,使得他的作品在结字的疏密奇正,行气的笔断意连,章法的起伏开合,墨色的枯秀变化,用笔的奇崛多变等方面均形成自己的特色。他印从书出,书以印入,当中尚不乏国画中点染擦手法的巧妙运用,故其作品极为招人眼球且能经受住仔细品味。徐海的绘画笔墨浑厚、重拙,山石的质感强烈,从而更见层峦叠嶂、沟壑纵横之奇。其画面给人的整体感受由野逸、空灵渐趋老辣、恣肆、苍茫。

天性好玩的徐海,曾参与成立过各种各样的组织,什么小刀会、回龙观群落、流行书风印风、北京印社以及中国书法院,他一直是骨干骁将、活跃分子,以独特的艺术风格被持续地追逐着、放大着、审视着。有人说,徐海就是为书画印艺术而生的,雄浑、苍润、奇肆、秀逸、灵动、拙辣,这种种美的元素都在徐海的笔下得到了和谐而又统一的发挥,令人观之,久久不能忘怀

20121111日,徐海的首场“规范完整、正儿八经、成规模”的个展——“笔歌墨舞——徐海作品展”在山西美术馆开幕同样才华横溢的中国书协最年轻的副主席王家新,饱含深情地撰写了一篇难得一见的好文章《像一块滚石》作为展览的前言,打动了每一个人。今节录如下,作为本文的结尾。

徐海老师在山东搞展览,书、画、印、瓷、匾,又是五行八卦的玩法,必令观者眼花缭乱之际,感叹其势之天马行空,其才之凤毛麟角,其作之蔚然大观也!

……其实我至今也没有完全看懂徐海和他的作品与行藏,在他身上有许多悖德,令人费解,解读起来也蛮有意思的。比如徐老师在中央美术学院教书,可是他的书画一点都不“学院派”,甚至很民间、很隐逸、很野孤禅;传说中他的课讲得好、生动、有见地,实用且严肃,而他为人师却不端着,与弟子们嘻嘻哈哈,亦师亦友,教学相长;人言徐海狂傲,我却了解他是分人分事,在艺术观点上他敢于直面雄辩,不计语气和方式,而对于伟大的艺文传统乃至前辈先生们,常怀虔敬谦卑之心态;或谓徐海耽于营造自家文字密码与章法范式,用意先锋前卫,态度任性草率,可是不妨蓦然回望,会发现他一路走来须臾未泯的艺术理念或理想,竟是那般虔诚的、谨严的,甚至隐约是保守的。以我看,他一意特立独行与守望,最是寂寞的、惆怅的,更应是欢娱的。

……我太多的朋友们,默默地、孤独地如一块块石头,铺垫在通往人生和艺术理想的路上,我真的愿意是其中一块,伫立在当下,眺望未来。

 

                                      20121218日凌晨于三惜草堂

图片审核:admin 图片录入:admi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3 三惜草堂 吉ICP备06002167号

Powered by: 吉林雷尼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