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铎 《鸿朗高畅/最新四尺对开斗方》(有合影)  尺寸:68cm×68cm   售价:协商

 图片简介:

局部及更多李铎作品请点:http://www.qyx888.com/thread-33445-1-1.html

作者简介:李铎,号青槐,字仕龙,男,汉族,文职将军,研究馆员,全国著名书法家。1930年4月19日生,湖南醴陵市新阳乡易家渡人。现任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研究馆员,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文联委员、第三届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第四届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理事、中国书画函授大学特约教授、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顾问、齐白石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北京工业大学书画学会顾问等,享受国家特殊津贴。李铎自幼习书,曾遍临颜、柳、欧、赵、二王等字帖。后学苏、黄、米、蔡、王铎、傅山,旁及郑板桥、何子贞,上溯秦篆魏碑和汉隶,广集博采,兼收并蓄,脱旧出新,独树一帜。他以魏隶入行,独创出古拙沉雄、苍劲挺丽、雍容大度而又舒展流畅的书法风格。其作品于平淡朴素中见俊美、于端庄凝重中显功力,气度不凡,雅俗共赏,深受国内外人士喜爱,在当代书法界占有一席重要地位。近十几年来,他的墨宝多次应邀到日本、东南亚国家参展,并流传到联合国、欧、美等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影响甚大。在国内、其作品常见诸报刊和展出外,还为许多重要博物馆收藏,为许多著名风景名胜制匾刻石,供游人欣赏。 近年来,李铎不仅在书艺上刻意求新,而且在书法理论、书法教育等方面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曾多次以团长身份率书法代表团赴日本参加书展和书艺交流,探讨书法理论和讲学。他喜作古典体的诗词,风格隽永豪放。他的国画,浑厚凝重,构图宏阔。其篆刻自汉印出,颇具新意。90

将军雷霆笔榜书第一人     

榜书,古曰“署书”,又称“擘窠大字”。早在秦统一文字以前,榜书就出现了,据刻石和文献记载,第一位书写榜书的书家是秦丞相李斯。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榜书从赞颂帝王功德,装饰皇家宫殿、苑囿,发展到题写重臣宅第、寺宇庙堂、关隘要塞城楼、园林景观、名山大川,最后进入寻常百姓家,商家则用以书写店招;书体也从单一使用篆书、真书,发展到使用行书、草书。如郭沫若题写的“武侯祠”、沙孟海题写的灵隐寺“大雄宝殿”,分别用俊逸潇洒和端庄凝重的行书书写,备受人们关注。
     
当代擅榜书者当首推军旅书家、文职将军李铎先生。
     
十年前,李铎先生应邀来江城吉林参加雾凇冰雪节名家书画笔会,我曾亲眼目睹他创作榜书的过程:四张八平尺宣纸平铺在巨大的画案上,李铎先生提笔、蘸墨、挥毫,笔在他手中如将军舞长剑,挥洒自由,顷刻之间,“雾凇奇观”四个榜书呈现在人们面前,气势宏阔,庄严凝重,雄强豪迈,震撼人心,博得现场一片掌声。观李铎先生写榜书,简直是一种非凡的艺术享受。
     
笔会茶歇时,李铎先生告诉我,榜书难就难在一个“大”字上——大则结体难于掌握,很难达到笔笔精到。康有为曾说写榜书“其难有五:一曰执笔不同,二曰运管不习,三曰立身骤变,四曰临仿难周,五曰笔毫难精。有是五者,虽有能书之人,熟精碑法,骤作榜书,多失故步。”这段话明确地阐明了榜书书写的难度所在。所以写榜书,不仅需要深厚扎实的书法基本功,需要掌握笔大、纸阔、墨多的特点,还需要有博大的胸怀和豪爽的气质,要胸有成竹,意在笔先,随ji情之突发而一气呵成。
     
李铎先生的优秀榜书作品,多半是ji情达到高潮的产物。在军博先生的工作室,挂着一幅“德厚流光”四字榜书,书后跋曰:“德厚流光四字始见于《谷梁传·僖公十五年》:‘天子七庙,诸侯五,大夫三,士二,故德厚者流光,德薄者流卑。疏注光犹远也,卑犹近也,光与广同,二字古通用,荀子作流泽广。此德厚流光四字,原本为书赠袁伟同志,四字书写宏阔,气势雄浑,用笔涩辣,难于重构,故商得袁之同意,并遂袁嘱,当场书写丈八巨制一幅以之换回,今陈于本室,既可自度揣摩,亦利平素观瞻也。庚未岁晚李铎补注。”
     
我珍藏有十数幅李铎先生墨宝,多为榜书。其榜书多以行书为主,偶也参合篆隶笔意,凝重自然,古穆雄浑。观李铎榜书,即“稳”又“活”。稳,就是起笔、行笔、收笔都沉着不浮,庄重稳健,方圆兼备,以方为主,提按分明;活,就是章法不墨守成规,欹不倒、正不呆,偃仰顾盼,阴阳起伏,首尾相应,上下衔接,平中寓奇,和谐统一。
     
李铎先生不仅善写榜书,亦喜欢写榜书,他认为,榜书写起来痛快,最能体现书法艺术的魅力,有气势,能激人奋进。近年来,他的左眼失明,右眼不到0.2度,写字全凭感觉,可每每挥毫,无论写得大小,都不失形体、不失笔法、不失神韵、不失自然,观者无不叹服。据李铎先生回忆,到目前,他应邀书写的丈二匹以上的大幅巨作已不下百幅。许多风景胜地、名山摩崖、亭台楼阁、古刹梵寺、闹市商厦都有他的榜书巨制,无不为名山圣地、秀水佳景增辉添彩。无愧当代榜书第一人。
    
我曾携李铎先生榜书“龙腾”请书法理论家、吉林大学博士生导师丛文俊教授题跋,丛教授跋曰:擘窠不限书体,以界格大字为名。然大字别有笔法,斯美亦异。若李溥光专能其法,赵松雪亦自避席,其中妙处正多。张怀瑾题署宜肥密,东坡谓大字须结密而无间,康南海之专论榜书皆有见地,惜为尽善。书体即多,形质各异,岂得一概而论之耶?且时尚迁变,风气随转,期间趣之丰,亦前贤不曾顾及者也。

    今观李铎将军大字“龙腾”,笔势纵肆、飞动,奄有戎马杀伐之气,非前贤论擘窠笔法所能绳之亦。古之字如其人,亦须兼及其事历、职业也。

     庚寅岁抄于丰草堂,文俊观题。

 

                                          2011117日于三惜草堂

图片审核:admin 图片录入:admi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3 三惜草堂 吉ICP备06002167号

Powered by: 吉林雷尼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