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学仲 《宁静而致远》(出版配书)  尺寸:45cm×66cm  售价:协商

 图片简介:

大图及其他相关资料等请点击:http://www.qyx888.com/thread-43527-1-1.html

作者简介:王学仲(1925—2012)别名夜泊,汉族,1925年生于山东滕县,青年时代毕业于北京京华美术学院,后转入国立艺术专科学校墨画科,旋入中央美术学院绘画系卒业,曾随徐悲鸿、吴镜汀、容庚等人学习书画,擅长山水、人物、花鸟。作品在充分发挥中国画传统笔墨的基础上,善于吸收西洋画的色调变化,并对敦煌壁画、墓室壁画、马王堆彩漆画、汉画像等进行深入研究和借鉴,致力于现代文人画的拓展。作品题材广泛,形式多样,融诗、书、画为一体,在亦庄亦谐的笔调中托物兴怀,富有情趣和哲理。曾先后在澳门、广州、济南等地举办个人画展,多次应邀赴日本讲学及举办个人画展,代表作有日本东京车站《四季繁荣图》大型壁画、《垂杨饮马》《怀思图》等。精于美术理论,颇多创见。书法功底深厚,真、草、隶、篆多有涉猎,所作小楷、篆、隶,清明刚劲,古朴蕴藉;尤以漆书而成之碑版作品书风更见高古;最擅行书、草书,草书豪放雄健,跌宕多姿,富有“山岳气”,风格别具,代表作《狂草赋》(长卷)足见风貌。精于书法理论,颇多建树,尤对“经派”学说的研究引起国内外普遍关注。应邀在日本、澳门和广州,天津等地高等学校讲授书画美术理论。著作颇丰,有《书法举要》《王学仲书法选》《中国画学谱》及日文版《王学仲书画诗文集》等专集问世。出版《夜泊画集》《王学仲诗词选集》等。在天津大学、山东滕州市、山东曲阜、江苏徐州建有王学仲艺术馆。曾为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天津书协主席、现代书画学会名誉会长,中华诗词学会顾问,日本国立筑波大学艺术学系客座教授,北京炎黄书画院副院长。天津大学王学仲艺术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108

黾勉鞠瘁 艺传千古——怀念王学仲先生

    2012108日清晨,王学仲先生在天津武警总医院病逝,这一天,离他88周岁生日还有整整半个月时间。先生生前有恩于我,这两天,几次提笔想写点什么,可万语千言竟不知从何处说起……

    我是1988年刚开始收藏书画时结识先生的,经常去信请教问题。这些信中,除了请教书法篆刻诗词等方面的知识,也有些不起眼的小事儿。如先生两个书斋名的来历,如他的学生孙伯翔的联系方式等等。如今看来,那真是浪费先生的宝贵时间,可每一次先生都会回信。刚才翻检旧物,竟有十几封,信封、信札都是先生亲笔,直到先生患病。多年的书信往来,我们却一直无缘见面,这在今天是无法想象的。后来有一年,全国书协在山东开理事会,先生见到与会的金意庵先生,还提到过我这位小青年,请金老多加提携。

    随着交往的增加,我在喜欢先生的诗书画艺术同时,开始了解先生的一切;随着了解的深入,我更加钦佩先生的品德。据王学仲介绍,当初父亲为他取号“黾”,典自《诗经》,意为“黾勉鞠瘁,不敢告劳”,这也成为他一生所遵循的信条,贯穿于他的工作、生活和艺术创作中。

    19251023日,王学仲先生出生于山东省滕州市鲍沟镇宁家村一个书香人家。其祖籍临沂,祖先与晋代大书法家王羲之同属琅琊支脉,曾祖父王启方是清末秀才,专攻虞世南“孔子庙堂碑”,父亲王履安则专攻魏碑。王学仲正是在这个书法世家里耳濡目染,心摹手追,积累了大量碑帖资料和感性认识,为其后的书法创作打下了坚实基础。他5岁跟着父亲开始学写毛笔字,17岁时,他考入北平京华美术学院国画系,1949年应徐悲鸿先生之邀入国立北平艺专墨画科,1950年入中央美院绘画系学习油画,195328岁时毕业分配到天津大学任教。他三度进京,长达十二年之久的美术院校学习,受到了正规的艺术教育和严格的科班训练,得到了徐悲鸿、齐白石、吴镜汀、庚容、黄宾虹、蒋兆和、叶浅予等人的传授指点,艺事日进。他曾自刻两枚印章:“美院三度”、“刺股十年”。

    在求学的这段时间里,徐悲鸿先生对他的教诲和关爱令他终生难忘。在北平国立艺术专科学校新生报到那天,校长徐悲鸿率几位老师来到新生的教室,见到墙壁上挂着的几幅作者署名”夜泊“的书画。第一件画作上一猫一毛虫相视而立,双方蓝莹莹的目光里透出色厉内荏,画上题诗:“虫猫各相疑,懔懔两生怕。孙武富奇韬,用兵不厌诈。”第二件作品中是前腿蜷起、目瞅蹄尖的坐虎,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题诗为:“画虎两三年,画虎成一千。谁传画虎术,不靠才与天”。书法作品真、草、隶、篆皆有,字形大小不一,笔划粗细不等,却又浑然一体,透出拙朴、凝重、冷幽、奇异……

    徐悲鸿边看边颔首,面露喜色。全部看完后,他对围观者说:“夜泊的字、画、诗都有些怪,诗、书、画合称‘三怪’如何!”“好!”一片响应声。

    “夜泊”是王学仲的笔名。徐先生又转脸对王学仲说:“‘怪'字的含义有贬也有褒,‘扬州八怪’不也是‘怪’吗?你书画有一些文人画趣味,但还要下深功夫,要有时代的足印,要有事物的特征,还要有艺术家个人的面貌”。王学仲深为徐悲鸿先生的褒奖而激动,嗣后写诗一首:“博得徐公三怪名,微山湖畔呼延生,津古燕市传诗句,自笑才疏倚马缨。”

    有一次,王学仲带着他自己写的书法册页呈给徐悲鸿先生指教。徐先生仔细审视之后,挥笔在册页上题写道:“呼延生方在少年,其书得如是造诣,秉赋不凡,盖由天授。方之古人,在唐则近于北海,宋则山谷,明则倪文正、王觉斯,而非赵董世俗之姿可相并论也”!

    还有一次,王学仲由于生病而休学,他甚至产生了悲观消极的想法。徐悲鸿先生得知后,指示工作人员多次给他汇钱,用于治病和继续上学。悲鸿先生还亲笔写信说:“病症静养可愈,须具信心,多食葱蒜并节思虑,自易恢复。愈后仍需来院学习,以竟前功,所谓玉不琢不成器,鼓励勇气以奏肤功,望弟自爱。”

    19537月,王学仲顺利毕业,离校的那天晚上,徐悲鸿特意画了一幅《奔马图》赠给王学仲,并叮嘱他在艺术上要不断进取。

    王学仲毕业后分配到天津大学任教至今,其间他不但桃李满天下,而且他的诗文书画艺术也不断成熟发展。著名诗人贺敬之有诗赞曰:“黾园书画好,滕国诗亦佳。琅琊现新景,梦笔生三花。”

    “开时代之先河,探创新之筚路”,这是时人对先生书法艺术的经典概括,先生堪为当代书坛一位楷行草书的集大成者。先生曾说过:“艺术有优美和壮美二种;无法说壮美是美的,优美是不美的;也无法说优美是美的,壮美是不美的。我写出大字则喜宽厚、雄强而凝重,小字特喜清秀、妩媚而多姿”。他认为两种美学风格都是美,都是艺术,都必须同时存在,这就为艺术的发展拓宽了道路,满足人们多样化的精神需要。

    王学仲先生工楷书,尤擅小楷;行书取法李北海、《瘗鹤铭》、《云峰刻石》以及多种摩崖石刻;草书则研习怀素《自叙帖》、并似有傅青主以及于右任书风的遗韵;行草笔势,绵延有万里之势,点画结构间,仿佛有望楼雉堞、巨龙起伏之态。我曾在赵铁信先生的一篇文章中读过一段对王学仲先生的书法的评价,一直记在心里:“王学仲先生的书法艺术功力深厚,气韵生动,一笔一自我,一字一变化,一幅一翻新,一碑一面目,从不拘泥于古人,从不重复自己,时而雄浑博大,时而秀逸多姿;时而苍劲老辣,时而妩媚潇洒;时而古拙雅趣,时而奇巧摇曳;时而碑味浓厚,时而帖气十足;时而大江东去,时而小桥流水;时而雷鸣电闪,时而惠风和畅……”。我收藏、过手先生书法十数件,深感此言不虚也。

    1992915日,“两弹元勋”钱学森先生给王学仲写信,向先生敬求墨宝。王学仲郑重地把自己创作的《狂草赋》长卷,连同他的《夜泊画集》寄给了钱学森。钱学森在回信中说:“读先生《狂草赋》使我神思飞扬,如火箭升空,‘巡天遥看一千河’矣!故先生所赠书法将为我余生中的精神食粮,受用不尽”。

    我第一次见到王学仲先生的画作是在金意庵先生家,那是先生送给金老的一件写意人物画精品“老衲补衣图”,上面题着一首诗已记不清了,只记得金老对此作极其偏爱,与龚贤、溥儒、陈半丁等人作品一起挂于客厅中。后来,金老把大部分藏品捐赠给吉林市博物馆金意庵艺术馆,可这件作品至今仍挂在金老家中。金老生前曾只这件作品对我说:“这是真正的文人画,当今很少见了。”金老诗书画印兼擅,精于鉴赏,这是我唯一一次听金老赞赏时人画作。后来,我有幸欣赏过先生的一些大作,深感先生在创作中追求趋形意味,在亦庄亦谐的形式中托物兴怀,拓展了文人画的雅谑与内涵,充满了情趣与哲理,随意之间显高雅,庄严之中见谐趣,在洁净、平和、致远之中,耐人寻味。对于自己的艺术追求,王学仲先生有着自己的解释:“我画即我姓,我写我所爱。牙慧不欲拾,凭人说好坏。酌古也量今,会中复融外……我仅似前人,如负前人债。我欲胜前人,今人又不耐。人言我似谁,我闻惭自悔。人或有似我,我劝弃之快……”

    我喜欢读豪放派诗人之作,王学仲先生的诗作就有着这样的情怀与意境,这也与他豪迈刚直的个性有关。著名学者周汝昌认为,王学仲的诗、书、画三绝,以诗为先,“世人皆赏学仲先生丹青翰墨,我独以为他的文才实居首位,包括诗、词、曲、文、赋诸多文体,这在当今是尤其可贵的罕例……”我的记忆力不好,可先生的诗作我至今还可以背诵多首。如:“何事雕虫吟咏勤,挥毫直扫九天云。淋漓大写情方快,不作浅斟低唱文。”、“生为人民纪,凯歌唱不休。灵魂若有在,死去亦高讴。”、“画家几个有清风,除爱礼来还爱铜。夜泊润笔只要纸,不然咄咄便书空。”……多年前,应我之请,先生为我写下最能表明其艺术主张的一首诗:“都姓俗时我姓雅,书画妙者少逢迎。天心不负人心苦,孤旨崛奇有大成。”

    古稀之后的王学仲先生,名气越来越大,被聘为联合国教科文卫专家组成员,俄罗斯美术研究院荣誉院士,获得世界和平文化金奖、鲁迅文学奖、中国书法“兰亭奖”终身成就奖,可是他对名利看得很淡,在发展艺术方面他十分慷慨。他曾向有关艺术馆、博物馆捐赠珍藏和名贵字画700多件。他曾在山东滕州王学仲艺术馆开馆时捐献了家藏的石器、青铜器、古陶等文物和唐伯虎、郑板桥、徐悲鸿等名人字画;199510月他又说服家人把祖传画像《敕牒家谱》和一套十二件的唐代陶俑这些价值连城的文物捐献给了滕州艺术馆。滕州市拿出200万元人民币对他表示酬谢,但王学仲却分文不要。他说:“我搞艺术不是为了钱,我觉得应该把艺术看作是一个人生最高的灵魂”!

    自上世纪90年代先生因脑出血肢体行动不便后,很少参加各种社会活动,我只在张海夫妇探望的报道中、在崔寒柏婚礼的图片中、在他的展览活动中偶然见到先生的身影。虽然备受病痛折磨,可他的思维依然活跃,精神依然矍铄,依然关注着社会生活的变化和发展,关注着艺术界的大事小情,并热心公益事业,他还是活在他的精神世界里……。六年前,我偶然购得一件先生的楷书作品,看内容是给学校写的校训,因作品不似先生平时的风格,遂请先生弟子崔寒柏先生拿去请先生鉴定。谁知先生很气愤,因为这是先生忍着病痛免费为一小学题写的,没想到很快流入了市场。先生那里知道,这是某些利益熏心的人,利用先生的一片慈爱之心,冒充学校、庙宇、慈善机构等的又一次“骗字”行为。虽然证明了作品真伪,可我为此事给先生带来的不快后悔了好长时间,这也是我与先生的最后一次交往……

    两年前,在有关方面庆贺王学仲从艺80周年时,徐悲鸿夫人廖静文女士这位悲鸿先生的得意弟子给予了这样的评价: “王学仲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他的一生遭遇过很多的困难和挫折,他都走过来了。他在艺术的成就上,悲鸿说他的书法是了不起的。他后来的文人画,我觉得也很有成就,很有意境。他在生病的晚年,还一直从事文化艺术活动,这种精神很了不起。”

今天上午,王学仲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在天津北仓殡仪馆仙逸厅举行,先生永远离我们而去了。几年前,《新报》记者采访时问先生:“您觉得您平生中最大的遗憾是什么?”王学仲回答:“我最大的遗憾是还没有形成自己的创作体系。因为这么多年以来,我都在从事教育工作,书法绘画只是在业余时间来创作,虽然也创立了自己的风格和面貌,但是我整体的创作体系还没有建立起来,这算是我平生最大的遗憾了。”

   

                      20131010日王宝林于三惜草堂

图片审核:admin 图片录入:admi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3 三惜草堂 吉ICP备06002167号

Powered by: 吉林雷尼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