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宝麟 《隶书联/海为龙世界 云是鹤家乡》 尺寸:34cm×136cm×2   售价:协商

 图片简介:

大图及其他作品请点击:http://www.qyx888.com/thread-307741-1-1.html

诗意的唯美——漫谈冯宝麟的篆书艺术

也许是舞象之年学过篆刻的缘故,我对篆书有特殊的偏爱,收藏有当代数十位篆书名家的作品,我的身边也有擅长汉篆的刘廼中、擅长金文的丛文俊和擅长铁线篆的祝鸿新等三代篆书名家。去年开始,自号踽踽行者的冯宝麟先生开始走入了我的视野。

我对冯宝麟先生并不陌生,在书法报刊上读过他的文章,也欣赏过他的细朱文、满白文篆刻作品。我一直认为,这一风格的篆刻作品,前有王福庵、陈巨来,今有冯宝麟、鞠稚儒。而后两位由印及书,同样取得了可喜的成就。鞠稚儒乡兄精研篆法,把小篆的姿态演绎到了极致,风姿绰约,艳丽无比;而冯宝麟先生的小篆则精珍洁雅,如三秋空潭,波纹不兴,淡定持久,了无舛误。

从去年开始,北京青年诗人黄静之凭着对传统文化的热爱和对乡贤的崇敬,陆续在中国书法家超市发布冯宝麟先生的资料与作品,不遗余力地推介冯宝麟先生的书法篆刻艺术。我读过这位来自沧州的IT青年写给先生的七言古风,饱含深情而无私念,令人肃然起敬。

冯宝麟先生长我一岁,都属于文革后毕业的那一批文学青年,我喜欢小说散文,他最早则迷恋于新诗。1981年发表处女作时,他17岁,我16岁。而我在《中国书画报》看他的篆刻作品和关于篆刻的文章时,已经是10年后了。可以说,他的艺术灵感是在诗的培养基里萌芽的,因而他的作品充满了浪漫的抒情色彩,又不乏深邃寓意和雍容典雅的美感。

因为我早已放弃了刻印,也不收藏印章。而对于冯宝麟先生篆刻的相关评论已经太多,按照时下会议总结讲话的口气:关于冯先生的篆刻,我同意大家的意见。现就冯氏篆书书法谈点粗浅的认识,不当之处请大家指教!(呵呵)

在当代,当众多执着于艺术者纷纷涌往大都市时,50岁的冯宝麟一直生活在华北大平原靠近渤海湾的一座叫黄骅的小城。我不太了解那里,只知道那是沧州下辖的县级市,当初为纪念抗日英雄黄骅改为现在的名字,央视我的一位同行白燕升就是那儿人。冯先生自号踽踽行者,偏安一隅,用自己的大脑思考社会,用自己的眼光丈量世间,走自己的路,写自己的字,刻自己的印。

冯宝麟先生没有实际意义上的书法篆刻老师,他的篆刻私淑王福庵、陈巨来两位前辈。但为了与王福庵的铁线篆、陈巨来的秦篆等传统篆法拉开距离,他尝试着将商周钟鼎彝器铭文融入细朱文印创作中,呈现出自己独特的艺术追求与个性。印坛“韩流(韩刘)滚滚”时,一些人对细朱文、满白文等工稳一路篆刻有着排斥的态度。记得当年金意庵先生参加全国篆刻展评奖归来,曾说过王镛对细朱文印的不削一顾:“用小刀慢慢剋(kei)呗。”可冯宝麟的出现,改变了很多人“圆朱文印已入穷途末路”的看法。其作品空灵的结体、唯美的曲线、曼妙的构成、优雅的意境,把圆朱之线刻划得生动而不失娴雅、浪漫而更添韵致,令欣赏者耳目一新。

由印及书,是许多篆刻家尝试走的路,但不是每个人都能走通。王福庵、陈巨来、方介堪等就是例子。他们都是伟大的篆刻家,可只有王福庵成为了伟大的书法家。几天前去杭州公出,与书画界、收藏界、拍卖界、出版界众多朋友欢聚西泠印社题襟馆,话题中也涉及到了作为西泠印社创始人之一的王福庵先生,大家称其为近现代工稳类篆书书法第一高峰。丛文俊先生也曾对我讲,用印章的章法来创作书法,王福庵乃第一人,也是第一高手,是后人难以企及的。我见过陈茗屋作序、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的《陈巨来治印墨稿》,刚健婀娜,恬淡从容,可他却没有把印石上的精彩演绎延续到宣纸上,成为了永久的遗憾。

篆书从产生到现今,一直被人们认为是文字的最初形体,它不仅蕴含了文字形成的根源,甚至寓物于形,富有强烈的写意造型意识。篆书是富有统一的装饰之美与结字的自然之美的,在诸体书法中,篆书最难写出个性。《毛公鼎》、《散氏盘》、《虢季子白盘》、《石鼓文》、《大盂鼎》、《泰山刻石》、《峄山碑》、《三坟记》,李阳冰、邓石如、吴熙载、杨沂孙、赵之谦、吴昌硕、王福庵等等,似乎每一条路都有人走过,不同书家表现出对篆书的装饰性与自然性的不同把握分寸,创造出不同的篆书形式与风格,留给后人很多值得学习、借鉴的东西。

历代写篆书者,为了追求多元、多味,而揉入其他因素,写起来不拘一格,这本无可厚非。但是写一手纯正的篆书,不揉入此、揉入彼,使其纯正,做到去其杂、守其正、取其真,则是冯宝麟多年的追求。他在一篇文章中谈到了自己的体会:

我认为,既能守得住,又能放得开,是一个优秀艺术家艺术天赋和创造才能的具体体现。“守得住”,就是要守住一门艺术的“底线”,就是要维系作品与传统经典从精神到血脉的传承;“放得开”,就是要充分地施展自己的才华,驰骋自己的情思,创造属于自己的那片艺术“星空”。

冯宝麟的篆书创作与篆刻一样,青睐平正一路,对铁线篆、玉筯篆等情有独钟。“它保留了秦小篆典雅、唯美、纯粹的特质并使之更趋极致化,使这一书体的本质精神和艺术气息得以升华。它的魂魄是高古的,承袭斯冰遗韵;它的形体是唯美的,崇尚简洁纯粹;它的境界是高妙的,耐得品味。”(冯宝麟语)篆书的线条变化较简单,也给书写过程带来了相对大的阻力。冯宝麟在创作中体会到,篆书创作须全神贯注地使笔笔到位,字字精准,行行贯气,通体寓神,在近乎禅定的状态下,产生一种高度精确、雍容富丽的审美情趣。要有简淡平和、不激不励的心态,把创作ji情委宛地融入这种平和之中,并保持心情平稳的持续性,使之达到肃穆、庄重、精美、活泼、古艳、隽秀的艺术效果。冯宝麟还特别注意线条的塑造,注意起笔、行笔、收笔的韵律变化,力避僵化、机械地重复描划,在“至简”的形式中追求丰富的意蕴表情和超脱的精神气息。努力赋予每根线条以生命的活力,使之承载起更丰富的人文内涵,实现更明确的审美追求,并藉此实现“风格”化。

冯宝麟的书斋名曰“躲楼”,一个“躲”字道出了他艺术创作的真谛。他偏安一隅,不是“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而是避开都市的“雾霾”,追求最纯净的艺术本体。对冯宝麟来说,书法创作不是那种纵意所为、信笔挥洒的状态,而是理性为之的产物。他认为,优秀的艺术作品是最能反映创作者的精神状态和生命状态,铁线篆、玉筯篆是最青春、最靓丽的书体,书写这种崇尚“年轻”的书体,书家当在年富力强、精力充沛之际为宜,不然,便会重品“殊不洽意”之憾。

当代书法创作,缺乏的不是所谓的创新,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继承,我们缺乏的是渐行渐远的文化气息。冯宝麟先生是一位传统文化的守护者和继承者,他喜欢读书,桌案上、书橱里、床头柜上,堆放的都是书,有古人的、有今人的,他会随时去翻看。今天是世界读书日,央视策划了一组关于读书的报道。我觉得,现在互联网的兴起,人们获取知识的渠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读书已不止是一种学习方式,更重要的是一种修身养性的方式。我没与冯宝麟先生交流过读书的体会,不知我的理解是否正确?但我读过他诗一样的文字,那分明就是读书的体会:“拂去心头积聚的污垢,让蒙尘的灵魂轻松鲜活起来,然后悟对古贤,领略他们的聪明才智,领略他们的博大精深,领略他们作品中所蕴含的深刻的人生哲理与文化意义。每当这个时候,他们的关爱,他们的慈祥,他们的教诲,如祥云化雨,让我干涸的艺术之河重新水流波涌,也让河边的每一根草、每一朵花都获得生机。”

冯宝麟钟情篆书,孜孜以求,成其纯正,而这顺乎人们审美需求的作品也最终赢得了专家的认可,其精心创作的篆书四条屏获“全国第十届书法篆刻作品展”最高奖。用冯宝麟自己的话说,则是“艺术之树在成长,艺术之花在绽放,艺术的果实也在风雨的洗礼中褪尽苦涩开始成熟,金灿灿地缀满枝头。”

福建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散文家、书法家朱以撤教授见过这件作品后写道:

他很细致地在笔画的流动中做出变化,使固定造型的篆书,在固定中的线里生出一些活跃气息。一字之中,可见造型重心之正,线之和顺、均匀、对称,显现了书法家书写的成竹在胸、轻松自然,观之优美之至、圆润之至。……下笔果断恰当,毫无拖沓,是提炼研修工夫的产物,同时也是作者审美观的反映。人们在欣赏中,也会对洁净的笔意、笔调、卷面以及空白处,都存在喜悦的因素——作者处理得没有点滴含糊,即静且净。这说明作者不仅能守其形,而且能显其神,形是篆书形,神是篆书神,守得住,入得深。”

艺术是属于人类心灵的,无论是创造艺术,还是欣赏艺术,都需要心灵的深度参与。我的书斋中高悬冯宝麟先生题写的三惜草堂匾额,那是黄静之兄买来手绘蜡笺请先生题写的,那华美的书幅与古色古香的书房环境是那么契合。我经常拿出收藏的冯宝麟先生墨宝,请来寒舍茶聚的书画界朋友欣赏,虽然大家的艺术追求不同,但赞誉是一致的。艺术是多种多样的,想来世间最美妙的艺术是雅俗共赏。

我见过冯宝麟先生在故宫太和殿前的一张照片,一如其印、其书,虽处江湖之远,殆有清庙明堂气象。黄静之兄曾不止一次对我讲,冯宝麟先生对待书法艺术一丝不苟,极其尊重藏家,不是满意的作品绝对不流出。对某个字只要有一丝丝不如意就要重写,不管那点不如意别人是否看得出来。而冯师坚持一定要重写。这是我尊敬的一种创作精神,一如丛文俊先生的召回制度。

行文至此,我想起了一则关于收藏家于艺术家的话题,是书法家陈新亚曾在网络上的一个回帖:

无君子不养艺人——书法收藏家,书界之君子也。然在真艺人一面来看,则有钱之君子,不如善识之君子;善识之君子,又不如善识复善文之君子也。——有钱之藏家,固可活艺人,而善识之藏家,复能使艺人活而有方,远离恶俗,更臻品格也;而善识复善文者,不特于艺人有所培养,更于世人有所教养焉耳。

陈新亚说的是抱璞生于曹宝麟,而黄静之于冯宝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早就想写写冯宝麟先生,可不知从何下笔。上星期去出差杭城,恰巧黄静之兄也在杭城旅行,本想见面聊聊先生,几次约定都阴差阳错。可西泠之行,却使我豁然开晤:冯宝麟先生的篆书,代表了一种风格,更是一种现象,这种现象,值得书法界的人深思。我们当今缺乏的不是所谓的创新,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继承。创新是一种自然渐进的行为,拔苗助长虽可喧嚣一时,但这种喧嚣绝对只会是昙花一现。我坚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冯宝麟先生的书法会越来越受到大家的喜爱,他也会越来越被圈内人尊重。因为他的作品、他的实践使我们在书法篆刻领域感受到了渐行渐远的文化气息。

窗外淅淅沥沥下着春夜的喜雨,又一次面对所藏冯宝麟先生的书法作品,或遒劲、或娴雅,皆曲尽其妙,我的心里竟有种莫名的激动。于是,有了24字的顺口溜,说的是冯宝麟先生和他的作品,也是自己的感悟:

日日冷凳,沉沉书香。谦谦儒雅,落落大方。卷卷沁脾,久久绕梁!

 

                                      201442323时王宝林于三惜草堂

 

作者简介:冯宝麟,字逸天,号鉴斋、慧观居士,别署躲楼、涵堂、万殊一相斋主人、慧观书屋主人,1964年生于河北省黄骅市。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副研究员、导师委员会委员,西泠印社社员,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河北省书协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河北省书协篆刻委员会副主任,沧州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书法作品获全国第十届书法篆刻展优秀奖(最高奖),篆刻作品获全国第九届书法篆刻展提名奖、全国第六届篆刻艺术展三等奖,学术论文获全国首届篆刻理论研讨会优秀论文奖、第五届全国书学讨论会三等奖。书法篆刻作品入展第八、九、十届全国书法篆刻展,第一、二、三届“中国书法兰亭奖——艺术奖”,第二、四、五、六届全国篆刻艺术展,第一、二届全国青年书法篆刻展,第八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展,首届国际篆刻艺术交流展等权威性展览。应邀参加“中国美术馆篆刻艺术邀请展”、中国文联主办的“当代篆刻艺术大展”等。篆刻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成为国家的典藏品。多次应邀为中国文联、中国美术馆、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大型艺术活动创作主题印。学术论文除获奖外,还曾入选中国书协主办的“第七届全国书法篆刻展”征文并被评为一类论文、第六届全国书学讨论会等,应邀参加西泠印社主办的首届国际印学峰会。在专业学术报刊发表著述达数十万字。由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当代河北篆刻家精品集——冯宝麟》、西泠印社出版社出版《当代篆刻九家——冯宝麟》、河北美术出版社出版《鉴斋印存——冯宝麟篆刻作品集》。

图片审核:admin 图片录入:admi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3 三惜草堂 吉ICP备06002167号

Powered by: 吉林雷尼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