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培养 《朴今 犹如联》  尺寸:23cm×130cm×2   售价:协商

 图片简介:

作者简介:林培养,19718月出生,南安市五星中学教师,南安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曾入展全国正书展等各级展览,曾获泉州市人民政府刺桐文艺奖。个人作品集《林培养拓片题跋书法集》由河北美术出版社出版

培根固本养气涤尘——漫谈题跋书法名家林培养

窗外漫天大雪,独自闭门读书。一个关于“一带一路”的话题,使我忽然想起了东南沿海的一个城市——泉州。那里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唯一认定的海上丝绸之路起点,美丽的华侨城市。我没有去过那里,却充满了期待。因为那里有三位神交已久的老朋友,即:长我十八岁的著名书法家王乃钦,同年龄段的文化传播者、儒商、桑莲居士黄文生,七零后的中学教师、题跋书法名家林培养。

我与林培养兄相识、相交缘于题跋书法。十几年前,我开始着力推介丛文俊先生题跋书法,培养兄是最早的响应者,那个时期丛先生最精彩的题跋书法几乎都被培养兄选走,眼光独特,下手果断。后来,我们又经常在网上止堂、惭云楼等处抢丛文俊、华人德、白谦慎题跋书法,有时手慢了,不用问就知道,最好的被对方“抢”走了。虽心有不甘,但惺惺相惜,彼此祝福对方。在我的心里,培养兄是一位实力强、品味高的收藏家。

在默默关注培养兄的日子里,发现我们有相似的爱好,就是每当得到好的藏品,都要写一点收藏感受。每次拜读培养兄的文字,都受益匪浅。有一件藏品记忆深刻。那是止堂所出的一件印章、边款拓片,我稍一犹豫,被培养兄抢得先手,不久,我在《书法报》兰亭副刊拜读到培养兄宏文。“百岁千秋”印章出自海上元朱文印章鼻祖陈巨来铁笔,背后却有一个故事。1948年,张大千和红颜知己李秋君都刚好到知天命之年,朋友们为俩人在上海合庆百岁寿诞,两人当场合作一幅《高山流水图》。友人纷纷送礼庆祝,作为张大千“御用”篆刻家之一的陈巨来寓双方名字于其中,刻“百岁千秋”印章最为贺礼,一时传为佳话。还有一次,我在“中国书法家超市”上传一件白谦慎先生楷书心经,在大家一片点赞中,培养兄的跟帖格外引人注目。

佛教自东汉明帝永平年间东渐华夏,与本土之儒、道互为兴衰,随时变异而成三家鼎峙,共构中华文明大厦。然佛经辞章体裁之异,名相内义有隔,世人难解其意。幸有《心经》凡260言,举佛学义理,概般若纲要,诵者好学深思,以此为梯航,或可概窥佛学一二。

抄经,心宜净,意须恭。所谓:清心澡浴、着鲜洁衣、端身正坐者也。白谦慎教授书《心经》,行列有序,上下得所,远近相称,清虚之境跃然纸上,如云之在空,莲之在水,令人通体透澈。笔画松动,结体平稳,似得弘一之静,又得雅宜之圆。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明人陈继儒评美文曰:“清虚绝俗,为无瑕之璧,辟尘之犀,故其文纯雅高洁,使人不敢以亵视。”以此论是作,不亦宜乎?!

那以后,我经常见到他的拓片题跋,所作题跋典雅秀逸,形式多样,简明通畅,开合有度。培养兄是福建名校南安市五星中学教师,国学修养深厚,他的跋语颇有文采。“跋语内容的安排,最见学养与功力。各篇或梳释文字,或厘析图像,或考镜源流,或辨章学术,或通会书史,或详察时风,莫不言简意赅,言辞得体。足见培养先生博涉兼精,于一般社会史学、典章名物制度、文字书法沿革、图画雕刻源流等等,不仅积学颇深,而且已具只眼,故言之都能有物,非止于旧闻引述或者陈词溢美。”(叶培贵)“书佳,多用蝇头小楷,或数百字,无一笔懈怠,这种平心静气,在如此浮躁的社会中,真是难得;作佳,金石学养丰厚,无虚语,读之增知识,且文辞雅宜洗炼,读之快心神。总其书其作,古厚浑穆,文字古、书体古、气象古,有君子之感。”(孟会祥)

培养兄的题跋书法创作,通过网络传播,得到普遍好评,也引起了有关方面的重视。2014年,在泉州市委组织部优秀人才培养专项经费资助下,《林培养拓片题跋书法集》由河北美术出版社出版,著名学者、美国波士顿大学终身教授白谦慎先生题写书名,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党委书记、博士生导师杜鹏飞教授,首都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中国书协学术委员叶培贵教授分别写序言,收入林老师题拓作品80件,一并入集的还有暨南大学博士生导师、中国书协学术委员曹宝麟教授,《书法导报》副总编辑孟会祥先生等人的评论文章。该书出版后,影响巨大,而培养兄的文章《关于拓片题跋的几点体会》也得到了广泛认可。2015518日,由泉州市书法家协会和南安市书法家协会共同主办,桑莲居文化艺术机构、南安市五星中学承办的“林培养拓片题跋书法展”于黄文生兄的桑莲居馆开幕,共展出60余幅拓片题跋作品,其类别多样,内容丰富,包括造像、残石、瓦当、铜镜、全形拓等九大类,展览获得了巨大成功。而培养兄还是一贯的谦谦君子之风,一直自谦为“写拓片”而不称“题跋”。

培养兄的题跋都是用略带钟繇味道的楷书题写,有人觉得字体单一,缺乏视觉冲击力。针对这些言论,止堂兄的一番话说得入情入理,代表了我们这些老朋友的心声。“现在喜欢在金石拓片上题字的人越来越多,但拙眼看,能及格的寥寥。有的人对金石缺乏了解,也有的人把拓片当作花纸头,题起字来信马由缰,岂不知题跋不等同于所谓“艺术创作”,拓片也非蛮夫横汉耍刀弄枪之处。更多的人文字功夫欠缺,胡乱“之乎者也”,读其“题跋”总恨不得叫他舌头捋直了说话……如此种种,不胜列举。我想如果把林培养兄的题跋置诸其间,孰高孰下便不待多言了。九喜兄曾撰文评论他的题跋,赞为“浮嚣世界的一缕清风”,可谓十分贴切。我想现在纵然是 “群魔乱舞”,无知无畏,但有高山流水则必有知音,林兄当再加努力。”

培养兄出生在一个书香世家,身处在浓浓的学习氛围之中。父亲写得一手好毛笔字,经常要为学校写大标语,年幼的林培养耳濡目染,就在一旁看着。稍长,他拿着父亲给的楷书字帖临摹,用毛笔蘸水在红砖上练,小学三年级时,他写在普通的牛皮纸上的楷书作品获得一个全国性的小学生书法比赛三等奖。初中三年级时,他偶然得到一本族谱,里面工整劲道的蝇头小楷一下子吸引了他。学习小楷一年后,他参加了全国黄鹤奖书法比赛,一幅2000字的小楷作品获得了银奖。他经常说:“在书法领域里,我就是一个‘较真’的人,写的字一定要跟字帖一模一样,一笔一画都不能有误差。”他的“较真”使他一直喜欢钟繇的书法,20多年不变,并且将自己的感悟融入其中,形成自己的风格。培养兄看书法理论书籍有一个“怪癖”,看到精彩的地方就要抄录下来,细细品读,有时整本书都要抄下来。每每有自己的想法,便写成文章,投给书法报刊,我经常在《书法报》《青少年书法报》上读到他的这类文章。

关于自己的书法创作,几天前培养兄微信发给我两段话,现抄录给大家:

文学上有个说法:文学即人学。我想书法更是人学。每件作品后面都隐隐约约站着一个“人”字,它不仅仅是由技法组成的物件,更透露着作者的人品、学养、审美,所以为什么我们觉得老辈文人的书法作品有味道,而当代年轻作者的则有点单薄,应该说从技法层面年轻作者不逊于老辈,甚至超越老辈,但因为没有老辈沧桑阅尽的情怀和饱览诗书的学养,溢于笔墨,当然就逊色多了。技是可以在短期内,在正确方法的指导下,快速的提升,而道则是一个长期的积累。

    书法,我觉得很重要的一项是格调。格调当以自然书写为基础。它不在尺幅的大小,比如魏晋的那些信札,流露出来的高雅几人能及?现在展览的作品都不小,但做的成份也多,离自然书写有点远了。

了解培养兄,有一个循循渐进的过程,而随着了解的深入,我总感觉他如同一座宝山,总有看不完的风景。书法之外,培养兄还是一位诗人,到目前为止,他已创作了200多首格律诗,《甲午诗作选》《乙未诗稿》等在各大微信平台推送,深受好评。其中,古代书家书作题咏50首已被《青少年书法报》作为一个系列刊发,近代书家题咏50首正在创作中;培养兄今年把目光投向南安文化遗产,不遗余力地进行整理。《九日山记游》《山中无石不刻字》等文章通过对九日山摩崖石刻的诠释,诉说着南安从古至今的历史,向世人展示着南安悠久而辉煌的文化底蕴。南安蔡氏古民居建筑群保存着大量的书法文字,篆、隶、行、楷、草,一应俱全,状元、榜眼、探花、进士到举人,不乏名家手笔。历经岁月的洗礼,有些己斑驳难认。这两年,培养兄默默将古民居16座宅第里的所有书法题刻作品一一拍照、归档、注释、查证,并撰写文章向省内外推介。

书法、拓片、诗词,整理文化遗产,培养兄业余所从事的都是寂寞之事,但都和文化相关。他说,即便自己的能力尚无法把文化传统发扬光大,但起码可以传承,只有这样做,才对得起古贤,对得起文化。

窗外雪还在下,行文至此,我还要继续拜读培养兄寄赠的《林培养拓片题跋书法集》。如果用一句恰当的话形容培养兄和他的书法,我选择“真水无香。”

 

                  2017219日王宝林于三惜草堂雪窗

 

图片审核:admin 图片录入:admi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3 三惜草堂 吉ICP备06002167号

Powered by: 吉林雷尼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