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骆公 《精品草篆中堂》 尺寸:65cm×135cm  售价:18000元

 图片简介:

大图、局部及其他作品请点击:http://www.qyx888.com/thread-142422-1-1.html

作者简介:李骆公(1917~1992),福建福州人。中国著名书画篆刻艺术家、艺术教育家,原名英,后名立民,笔名黑沙骆,晚年名骆公。自幼刻苦自学书画,1936年考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1940年上海美专西画系毕业,1940年8月在上海举办黑沙骆油画展,1941年考入日本大学艺术专科攻研现代油画,师事野口弥太郎、里见胜藏、猪熊弦一郎等。留学期间作品入选第十三、十四回独立美展。1944年冬返回中国,历任哈尔滨美术协会会长、辽东学院(今鲁迅美院)美术系教授、东北师范大学讲师、天津津沽大学教授等。1948年9月起任河北女师图画副系、河北师院音艺系美术组教授,1951年夏始任河北师院美术系主任。在教学和艺术上曾进行油画与中国写意画结合的探索,为河北师院美术系的建设做出了贡献。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 1957年后全力研究现代书法篆刻,经钱寿铁、王个移指点并与邓散木、宁斧结为挚友,遂以现代中西绘画形式美渗入书法篆刻,艺风突变。1961年至1965年间发表首批诗文、书法、篆刻作品,并被介绍到港澳。1969年下放到广西,坚持草篆书法和篆刻研究,热心培育画童。1969年后精研草篆,作品新颖奇绝,壮阔大气,别具一格。李骆公擅长篆刻及篆书,篆刻享誉较早,在天津工作时已从事此项创作,并得到了艺坛诸多前辈的好评和鼓励。1973年李骆公在桂林时写了一幅篆书《蝶恋花》,由广西选送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赴日的一个展出。但这件作品给李骆公带来的不是荣誉而是厄运,曾被“中央文革小组”大肆批判,罪名是“以象形文字歪曲丑化毛主席诗词”。当时被称为“《蝶恋花》书法事件”。经过这次事件后,李骆公并未放弃他的事业,而是继续他充满个人风格的亦书亦画、追求墨趣的“草篆”探索和实践。1979年落实政策后李骆公任桂林画院院长、广西书画院副院长、广西艺术学院教授等。《光明日报》、《福建日报》、香港《大公报》、《良友》、《澳门日报》、美国《美洲华侨日报》等载文专栏介绍其人其艺,1983年和1985年应邀访问日本和澳门并举办个人展。出版《李骆公书法篆刻展》,《驼踪》(丁伯奎撰文)等。曾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日本北陆篆刻会名誉顾问和国际美术审议会海外评审委员,中国现代书法研究会顾问,桂林书画院名誉院长,河北师范大学名誉教授。其油画重表现,书法、篆刻自成一家。有作品集传世。85

今日再看李骆公

在文革后期的批“黑画”运动中,被批为“黑画家”的人很多,如李可染、黄永玉、宗其香、陈大羽等,可因为书法被批的只有一人,他就是因错划成右派下放广西的李骆公。

李骆公毕业于上海艺专,后留学日本,1944年冬返回中国任教于哈尔滨、沈阳、天津等地。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后,丢掉画笔,全力研究现代书法篆刻,经钱瘦铁、王个簃指点并与邓散木、宁斧结为挚友,遂以现代中西绘画形式美渗入书法篆刻,艺风突变。1969年后精研草篆,作品新颖奇绝,壮阔大气,别具一格。1973年李骆公在桂林时写了一幅篆书《蝶恋花》,由广西选送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赴日的一个展出。这幅作品在表现形式上融音乐、诗歌、书法于一体,开创了象形文字富于美感、音律、郁勃雄奇的草篆艺术之先河,是上乘之作。作品经自治区选送北京,准备到日本展出。明明是崇敬伟大领袖之举,却被对革命前辈杨开慧无比仇恨的“四人帮”视为大逆不道,反诬为“以象形文字歪曲丑化毛主席诗词”,被“中央文革小组”大肆批判。一顶顶帽子铺天盖地而来,甚至连他对“雨”字滴水的形象化表现,也说成是“污蔑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统治下哭了二十几年”,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四人帮”垮台之后,不知道是通过什么途径,许多曾在中央、在宣传文化部门、在军队工作过的老干部、老将军和学术界、文艺界的老朋友纷纷到桂林来欣赏这件空前的作品,求得一幅方肯罢休。刘海粟则直述道:“你的书法已穷古人荒寒之境……”此事构成了一个引人注目的文化现象。是什么在吸引着人们呢?又是什么在打动着人们的视觉思维呢?是美,和对美的争议。

关于李骆公刻印,有一段传奇故事。有一次他到车站去给老师关良送行,关老在火车上探着身在窗口对骆公说:“骆公,你有时间给我刻块印章。”骆公应声说:“行!这个容易,您说要哪几个字,白文还是朱文?”关老说:“我没要求,你看着处理,要刻的文只两个字‘关良’就行了。”李骆公这时笑着从衣袋里取出石头、刻刀就刻了起来,不大一会儿一方白文印刻好,双手递给关良老师,还问:“老师!您看能用吗?”关老忙接过去一看,惊讶地说:“就这么快,真好!真好!”话音未了,火车已然开动。

李骆公在七、八十年代驰誉书坛。实际上,李骆公的篆书和篆刻在当时也是充满非议的。褒之者认为是极大的创新,贬之者认为是“非驴非马”。

事实上“草篆”并非李骆公发明的专利,如明代赵宦光的篆书即被目为“草篆”, 邓散木、铁瘦铁、张正宇、宁斧成以及后来的黄苗子也都对“草篆”进行过探索,但他们走的并不远,只是在字形上略加夸张,在笔法上注入随意天然的情调。李骆公的“草篆”则在金文的基础上,加入了许多象形文字的因素,即图画因素,是所谓的“返祖实验”。尤其是在墨法上,许多作品的线条呈两边浓中间淡,如同水墨画竹的竹竿,在这方面李骆公运用的得心应手。喜欢他书法的人或许正是激赏这一方面。但同时,中国书法的精髓——笔法,也因这些花里胡哨的线条而消失了不少。

美术家张仃曾评价道:“按一般规律谈学问的人,可能看不惯他的作品,似乎他不讲究师承。但他是热爱传统而又有世界眼光的艺术家。从他作品的结构造型中可以看到美的高度凝练守法。他的篆刻十分严谨而又新颖;浑厚古朴,风骨铮铮,大气磅礴,不落俗套;他的书法,则讲究骨法用笔和墨色变化。他的艺术中所特有的装饰、变形、夸张,酷似交响音乐的旋律和节奏,饱含着诗情画意。”

最近,我收藏了一幅李骆公1980年创作的一幅精品“草篆中堂鲁迅诗句”,可李骆公先生已逝世20年了,当年的是非纷争也告一段落,而我们则应以现在的眼光和思考来分析李骆公先生的艺术得失,这或许对艺术的继承与发展不无裨益。

 

                                                      2011525凌晨于三惜草堂

 

图片审核:admin 图片录入:admi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3 三惜草堂 吉ICP备06002167号

Powered by: 吉林雷尼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