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林江 《人间词话》 尺寸:68cm×136cm  售价:协商

 图片简介:

作者简介:钱林江,字思源,号雪翁、三餐半居、素斋。1978年9月生于绍兴漓渚棠棣。书法作品入选全国第四届正书大展、第五届全国书坛新人新作展、第二届全国扇面书法大展、全国首届行书展、全国首届草书大展、“中国书法之乡”名家进京展,荣获全国首届草书大展二等奖,第五届全浙书法大展银奖,鲁迅文艺百花奖。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浙江省美术家协会中国花鸟画家协会会员。4

新春漫说钱林江

关上电视,不去吐槽史上最差的春晚;静音手机,不去关注没有实际内容的微信拜年;窗外雪落无声,我只想在这难得的安静中品味我喜爱的书法。套用一位书坛大咖的话:不关注书协,但我不能不关注书法,因为书法是我的生活。几年前,我“新春祝福何国门”,今天我要祝福还是一位素昧平生的70后青年书法家,他也是绍兴人,他是钱林江。

一、

绍兴是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的诞生地,是中国书法圣城。王羲之、王献之、智永、虞世南、陆游、杨维桢、徐渭、倪元璐、赵之谦、罗振玉、马一浮、徐生翁等中国书法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均出自绍兴。当代绍兴书坛三代领军人物沈定庵、鲍贤伦、何国门都是当代翘楚,亦是我敬重的书法家。然而这兰亭故里自杨维桢之后,承接右军书风者甚稀,近现代二王书风的代表人物中,也鲜有绍兴人。正所谓:山阴道上朝圣客,不见兰亭故里人。

钱林江的出生地漓渚镇棠棣村位于绍兴县东南部,距离县城约25公里,是“中国花木之乡”。他学书最早得益于家学。他的爷爷是国民党退伍老兵,有文化,顶着压力把父亲培养成初中生。写得一手漂亮的书法,打得一手出神入化的算子,在村子里,可算得上是少有的才子。谁家中有喜事的时候,便拎着糖果请父亲写对联。孩提时代的钱林江就在旁边吃糖果边看父亲写字。耳濡目染,经年累月便有了些兴趣。后来偷偷地抓了笔,满墙满地的写来,父亲也不骂,只是乐呵呵地夸他写得好。就这样有了初次书写的愉悦,从此开始了漫漫的学书之途。

父亲回忆当年见他有一些书法的慧根是源于一次测试。那天有六七个伙伴来家玩耍,父亲给每人分得一支毛笔,让他们在地上蘸水写字。伙伴们开始耍得很是过瘾,可一会儿便一个个找个理由匆匆散尽,唯有钱林江一个人写了小半天,父亲这才下定决心教他写字。就凭着这份喜欢,钱林江多年来不知用掉了多少笔墨纸张,即便是家里最困难的时候,父亲也会省下钱来买些旧报纸让他写,然后再卖掉。以至于收废品的大爷最熟悉他家了,三两周便来一趟收废旧纸张,每次都不会空手而回。这位老人也很喜欢钱林江,偶尔会赠些旧报纸或硬纸板,还夸他将来定有出息。

钱林江的第一个书法老师刘海江是书坛颇有名气的“兰亭部落”成员之一,当年在他的家乡小学执教,并组织“棠棣之花”书法社,钱林江有幸参加学习。吃冷饭团、嚼霉干菜的日子虽然清苦,但是能够学习心爱的书法,钱林江的心中无比幸福。刘海江书法在晋唐间取法,楷多二王、褚遂良意味,行则独迷王羲之。深厚的功底和严谨的教学,给钱林江的学书之路铺就了厚实的基石。后来在钱林江读师范期间,老师调到中学工作,他们也一直往来不断。放假了,钱林江会骑着破自行车赶十多里路,到老师任教的学校。在老师的寝室里,弄几个小菜,边吃边聊,汇报近期的书法学习感受,请老师指点。在老师那里,他看到一叠叠厚厚的书法习作,古意绵绵,素雅得很。当时,刘正成先生主持的中国书坛已是如火如荼,在那个书法能够“一举成名天下知”的年代里,老师却安于教学,静心书斋,过着淡泊质朴的桃源生活。这些潜移默化的影响,给后来钱林江的书法之路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现在每当想起这些,钱林江总会热泪盈眶,他说,幸福总是在苦难经历过后,回味起来才特别甜美!

二、

我历来认为,成就一个书法家秉性、家教、师承、勤奋、机遇缺一不可。钱林江是幸运的,生在一片空气中都有书法味道的土地,自小就有识子如己的父亲和不图虚名的老师悉心指教,而自己也有着远大的抱负的和刻苦的劲头,并确定了深入二王经典,精研魏晋古法,崇尚静穆古意的正确的奋斗目标。

“书不宗晋,终入野道。”当代书法之热可以比过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今天学习二王书法,弘扬二王书法的人数不胜数。但是二王书法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就像一座垂直的高峰,要想“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便是历史上作为王氏七世孙的智永和尚,还是唐初虞世南、褚遂良等高手大家,亦或是后来的学二王集大成者的米芾、赵孟頫,明代的董其昌,亦或是有“三百年来能为此者,寥寥数人而已”之誉的白蕉,都只是或者只能是片面地理解二王书法,都只能望峰兴叹而已。“书以晋人为最工,也以晋人为最盛,晋之书,亦犹唐之诗,宋之词,元之曲,皆所谓一代之尚也”。众生迷恋二王书法,众生也因二王书法唏嘘慨叹!钱林江数十年笔耕不辍,遍习二王一脉经典发帖,深谙王字精髓,但他常常谦逊地自谓只是一个爬山的人,在爬的过程中能够认识一些朋友,交流一些自己的体会。如果能够沾一点晋人的风骨,能够和历史长河中一些二王一脉的先贤适当对话,那就已经足矣。执着而坚毅,平和而深远,正可见其学书、为人之品质。

关于书法创作,我曾读过钱林江《个庐散记》,颇多感怀,摘录几则如下:

1、我觉得我们一直缺少对结构的重视。王僧虔有论“书之妙道,神彩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这是对笔意的褒赞,是突出重视书写的某一个方面。但是并没有摒弃对“形”的重视。相反,形对于我们今天的审美情趣来讲,或许形显得特别重要。因为我们大多数人的对字的审美,深受唐以来的审美取向的影响。而且书法主要是传承先贤的优秀元素,其中形又是重要的一点,人家看到你的作品,就知道出处、渊源。就知道你是否得法。

2我现在写学白蕉、学八大、学董、赵、米,不是在否定多年以前我早就提出的“书法要溯源,要学古”的这个观点,而是想了解他们是怎么学王的。因为直接去学王这么多年,很苦!左右突击,自己一个人搞笔墨江山,非常幸苦!跟很多名家学者走,又很容易找不清方向。不如找一些古人来一起学习,而这些和我们时代比较近且又写得比较成功的先贤,正是比较好的“师长”、“师兄”,看看他们是怎么理解和诠释二王,倒会有很多收获。

3、学习书法有时候很像门缝里勾钥匙。比如我学董其昌,董的那种清雅之气非常难追。我是朝思暮想,可还是被挡在门外。于是朝思暮想时,我只能在这门缝里用铁丝挤着脑袋努力勾点出来,虽然费力,但是快乐,还偶有惊喜。特别是董不吝啬,不赶你。

4魏晋人的书法线、形,还有趣味很有古意,但是我觉得我们可能还不能理解或者掌握好这些古意,反受其害。这些古意的掌握必须有很深的功力和相当的才气。我各方面都比较弱,只能一点一点消化。我做了最坏的打算,假如我一周消化一个,那一年下来也不得了。

“向经典致敬”是近期的时髦词儿,之所以受到大家的追捧,是因为我们的书法离传统越来越远,连新晋中国书协主席都接连写错字,众多的书法家都需要“四十描红”。而不到四十岁的钱林江,在认真的书写中避免这类“回炉”事情的发生。其“不如找一些古人来一起学习”的独特学习方式也使年轻的钱林江在众多学书者中脱颖而出,近年来接连入选国家级大展并斩获全国首届草书大展二等奖、第五届全浙书法大展银奖和“鲁迅文艺百花奖”等殊荣。

三、

我最喜欢钱林江的一句话是:“书法不要影响生活,要滋润生活才好。”这是我们对书法的相同认识。去年,我遍撒英雄帖,筹办“翰墨贺良缘”,素昧平生的钱林江寄来了两件内容相同的对联供我选择;不久前小孙子出生当天,我收到了钱林江寄来的春联、心经、斋号和写成手卷的信札。这不是有意的贺礼,而是巧合的机缘,也是把书法当做生活的朋友间的惺惺相惜。

与许多当代当红的书法家一样,钱林江也是从网络走向市场被大多数人熟悉和喜爱的。他则把走市场这件事戏称是“被画廊朋友们逼出来的”。这些年来,总有画廊找到一向低调的钱林江提起走市场的事儿,他也认真地征求老父亲地意见。父亲说,适当卖一些字换些笔墨纸砚,可以在以字养字的同时贴补家用。但同时父亲也要求他要沉静,写出好作品,对得住藏家。于是,他起早贪黑地在纸山墨海中,除了写字,还是写字,以至于甚至晚上睡觉,还和王羲之在讨论着他是怎么把字写好的。他希望能够把好的作品流出去,让朋友们满意,对自己负责。这几年,他的手卷、小品、题古、对联等作品在网络及实体画廊热销,20159月,他在山东日照博物馆举办书法展览,全部作品在开幕两个小时即全部售罄。

我时常在网上见到钱林江的新作,有时他也会把新作品的照片发给我欣赏。我曾对他讲,当代粗头乱服自欺欺人的作品太多,如果只看头衔而不看门道,这样的作品将来就是一堆废纸,真正的收藏者不会喜欢。我喜欢他的作品既写得到位,又写出了味道。到位是指法度,味道是指韵致。当代的书法不是缺少性情,而是缺少法度。法度的丧失和取法的偏颇,成为当代书法的一大痼疾,试看五十年后,那些任笔为体,个性张扬的书家必然被历史无情地淘汰。留下的,将是那些法度谨严,独出机杼的人。

值得欣慰的是,年轻的钱林江并没有被火热的市场冲昏了头脑。他曾说,书法学习要有时间的堆积。这个时间的堆积包括两个方面,其一是要有常规时间学习的保证,日积月累,细水长流,手下的功夫、眼睛的水平自然上去。其二是要学会打持久战,耐力战。也许一个问题的解决要一年或几年才能解决,不能急。他特别羡慕美院的学生们,能够用四年的时间专心地学习书法。他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保持一份宁静的心去看、思、学,回家后用心去功课,强化自己想追求的,常年累月,定能有所收获。学习书法不能学名、利、浮躁之气。沉静很重要,谦逊很重要,思考很重要。沉静得悟性,谦逊得广博,思考得智慧。

四、

有人说,钱林江先生是个“今之古人”,他白天踏实工作,闲暇勤勉读书,晚上习书作画,远离城市的喧嚣,远离现代人的浮躁和欲望,徜徉在魏晋的天地里。他说书法的本质即是如此——静静地书写,惬意地把玩。

钱林江曾给自己的书斋取名“雪翁”。见到落有此款的作品时,朋友们都说有民国味,瞧这个斋号,一看就是老先生吗?也有人就批评他这个斋号太老气,有些卖老、装老的感觉。一次他参加书法作品创作交流,陈振濂先生看到他的作品,很是喜欢,读到作品的落款,看到“雪翁”二字,就说一定要和作者见个面,钱林江挤进了人群走到先生面前。陈振濂先生开心大笑:“书法很好,但是称翁是老了些,我比你大许多也没敢叫翁。”大家听了都开怀大笑。陈振濂还嘱嘱咐他再取一个合适的斋号。这段经历一时成了圈里的趣闻。后来北京一位某书法杂志的编辑联系到他,邀请他就斋号写一些自己的体会和心得,可以作为书坛雅事予以报道。他考虑到陈振濂先生乃当代名家,此事有攀高枝赚名之嫌,最终作罢。其实当初起斋号无多少复杂原因,概括起来两句话“少年白头学书勤,莫到成翁多遗恨”。他只是提醒自己,在年轻有精力时多些努力罢了。后来,他又取了一个斋号“个庐”,取“书由心生,书为心画,独处寒庐,静守流年”之意。在浮躁的今天,钱林江正沉下心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朝自己的奋斗目标前行,于笔端流露出自己的风格和个性我相信钱林江会给我们带来一个又一个惊喜。

关于书法,我曾读过钱林江有一段很动情的文字,今天移来作为本文结尾:

佛陀弟子阿难的化身石桥的故事,每次总能感动我很多:“我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但求此少女从桥上经过”,不知多少次,耳际响起这梵音,澄澈我的心境。佛法渡人,书道净心。于书,我非妄自渴求,只是源于心中之爱,悠游于斯,惬意畅怀而已。

爱真是一种神奇的东西,让人有无穷的执著去追求她。爱上书法,似乎有些虚幻,似乎有些前途未卜,似乎有些……如果想这么多,我想一定不是真爱!

我只知道我爱书法,和她一起很快乐!

 

                               201628(丙辰正月初一)13时王宝林于三惜草堂雪窗

图片审核:admin 图片录入:admi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3 三惜草堂 吉ICP备06002167号

Powered by: 吉林雷尼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