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华  《精品/独倚梅花看明月》 尺寸:136cm×68cm 售价:协商

 图片简介:
 

大图及其他作品请点击:http://www.qyx888.com/thread-35309-1-2.html

作者简介:陈华,1964年生于吉林,1990年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美术系国画专业,2000-2002年进修于解放军艺术学院,后又进修于中国画研究院,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吉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吉林市美协主席、吉林市画院院长。作品入选及获奖情况:《春天·有阳光的中午》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第十五届新人新作展、《春寒》入选中国美协迎奥运全国中国画大展、《烽火少年》获第十届全军美展铜奖、《红尘》入选21世纪中国画赴澳大利亚展、《有阳光的中午》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2001年全国中国画大展、《热土》获中国美协中国西部大地情中国画大展铜奖、《关东春早》入选中国第二届美术金彩奖、《塞外春晓》获中国美协海潮杯中国画大展金奖。

静静走在喧嚣中——画家陈华素描

近几年,江城吉林市的美术事业蓬勃发展,创作、展览、交流、市场及收藏等均风声水起,在东北非省会城市中鹤立鸡群,有一个人的名字不能忘记,他就是画家陈华。

一、

陈华比我年长一岁,邻县蛟河人。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书法家于顺老师家的小炕上。那时,在永吉师范当老师的陈华,正在东北师范大学美术系国画专业深造,和艺林画苑的赵雨山兄一起来县城会友。我们当时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他酒量不大,看着我们豪饮,友好地微笑。

那之后,陈华不断进修,即使是后来进入吉林市画院成为一名专业画家后,他又先后进入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中国画研究院人物画高研班、首都师范大学现代水墨研究生班等深造,致使许多人觉得陈华会留在北京,成为北漂一族。因为凭他的实力和人脉,完全有能力进入国字号院校或画院,许多进修班的同学就是如此。感谢当时吉林市文化局的领导,用真诚留住了陈华,并把他培养成引领吉林市美术事业发展的带头人。

那时,陈华的在圈内已经小有名气,他画的梅花被北京一家以外宾为主要服务对象的画廊包销,收入可观。这收入也保障了他在北京进修的经济需求。在不断“充电”、不断开阔视野、不断提升自身修养、不断接触同行业顶尖人物的同时,陈华给自己制定了清晰的奋斗目标:抛弃一切杂念,做一个优秀的画家。而就是在这求学的过程中,他遇到了吉林市同乡、同为东北师范大学美术系国画专业毕业的著名画家袁武先生,并把袁武先生作为自己艺术创作的引领者。那些年,他除了跟随老师各地采风、写生,不断学习,也不断修正自己的创作思路,甚至听老师的建议,放弃了与画廊的合作,在艺术的道路上孜孜追求着。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陈华将自己的创作主要放在人物上,我经常在友人处见到他的人物小品——孤傲的古代女子,也从各类展览中见到了他表现关东风情得一幅幅大作。从《春天,有阳光的中午》、《烽火少年》、到《冬捕系列》、《马市系列》,这关东风情萦绕着这陈华经年不辍的笔缓缓流淌,一幅幅饱含情感的画卷让陈华斩获一个个美术大奖。作品《塞外春晓》获中国美术家协会海潮杯中国画大展金奖;《关东春雪》获中国美协2004年中国画大展铜奖;《关东春潮》获第二届中国人物画大展优秀奖;《烽火少年》获第十届全军美术作品展览铜奖;《关东烟》获第二届齐白石奖优秀作品奖;《北方春天还很寒冷》获纪念叶浅予诞辰100周年美术作品展优秀奖;《热土》获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西部大地情中国画大展铜奖……

在创作丰收的同时,意气风发的陈华在事业上也风生水起,从一个普通画家,成长为吉林市画院院长、市美协主席、市美术馆馆长,国家一级美术师,成为吉林市美术界名副其实的领袖人物。在吉林市频繁的美术活动中,到处都有他忙碌的身影。并相继担任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文化部青联美术委员会副主任,吉林省政协委员,被评为吉林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业技术人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2010年陈华被评为国内最具学术价值和市场潜力的30位人物画家之一,入选当代最具学术价值和市场潜力的l00位人物画家,他是获此殊荣的最年轻的画家。当年获吉林市政府文艺最高奖——松花湖文艺奖终身成就奖,他也是该奖项设立以来最年轻的获奖者。

二、

    我收藏的陈华作品,涵盖了代表他艺术符号的三类作品:梅花、仕女、老农。

梅花,是陈华艺术生涯的重要符号,他的艺术创作始于梅花。去年元旦“傲雪迎春——陈华梅花作品展”开幕式上,他的老师袁武先生致辞第一句话就是:“陈华的梅花不是我教的。”而陈华在答谢词中则坦诚,“教我梅花的老师是永吉师范的魏波先生。”而此时,身材瘦弱的魏波先生就站在他对面的人群中,朴素而镇定。其实,梅花的创作不仅锻炼了陈华的笔墨功夫,也为他日后的进修奠定了基础。也就是凭着当初的一幅幅梅花作品换来的微薄收入,青年陈华才得以负笈北上求学。即使在他把人物画创作当做自己的艺术主攻方向后,他仍然没有放弃梅花的创作,并逐渐摆脱了王成喜梅花模式,逐步形成了自家面貌。三年前,吉林市五洲花园大酒店重新营业时,热爱书画的吴总请陈华为前厅创作了两件巨幅作品,其中一件就是梅花。记得当时我在画前伫立许久,随后对旁边的朋友讲,这是陈华自己的梅花了。去年12,在吉林书画城,陈华首次把梅花傲经风霜、俏不争春的模样呈现在江城市民眼前。水墨间的颜色转换,静默中的傲然正气不禁让书画爱好者频频称赞。据了解,为准备本次展览,陈华进行了近两年的精心筹备,不但对历代梅花佳作进行反复学习揣摩,还多次到无锡、杭州等地实地写生,通过细致观察,将梅花的俯仰、分合、卷舒,从萌芽到花开,从盛开到枯萎的各种形态一一描绘下来,力争每一个作品风格各异,再一个笔墨的处理、形式感的处理都使自己绞尽脑汁,既不同于别人、也不同于传统。画展现场首度出现的人山人海的景象,证明了大家对陈家样梅花的肯定。

陈华的人物画创作,得自老师袁武先生的真传。他的艺术创作中,对黑土地生民有着强烈而又鲜明的关注,将现实生活和个人的价值观念审美倾向融合在一起,作品中洋溢着淋漓的民族风情。我熟悉陈华笔下的北方农民形象,小的时候他们就生活在我周围。在以往的作品中,表现北方人物都以鲁美体系为蓝本,以渴笔焦墨表现北地农民饱受风霜的面貌,极具程式化,如赵奇,如梁岩。而陈华则继承了老师袁武一脉,力避北方画家惯用的渴笔焦墨与野怪粗放,在把握人物结构的前提下,注重黑、白、灰关系的构成配置,在水分充足的情况下,线与墨、墨与韵、韵与气息等都呈现出氤氲、浑厚的感觉。而且,为使人物生动,他把线与形、形于墨作了和谐的处理,并在不动声色之中融入了素描的造型因素、水彩的润泽效果以及若干油画的团块关系,在特定的结构之中给人物以适度的变形、夸张,使画面更具有让人深长思之的意味。以湿笔用墨、用线是陈华的一大特点。他的用墨更别具意味——在湿纸半干时,以重笔浓墨写之,使墨色呈现焕然气象,且具浑然厚重之感,而且,每每与浓墨边际特意置一空白处,加强反差,给人以难忘印象。在黑白之间,灰色的淡墨常常穿插期间,起调节作用,并增加了层次的丰富性。可以说,这样的作品,较之“玫瑰色的回忆”“民兵史话”等全国美展有影响的获奖作品要好得多。这也是陈华的作品屡次受到评委关注而获奖的原因吧。

 陈华的人物画,还有一类古代人物小品,颇受大众青睐。我尤其喜欢其中古代仕女题材的作品,藏品中有两件2004年从安徽觅得的作品。两年前吉林书画城开业时,展出了陈华创作的一组古代仕女四条屏,或绿肥红瘦,或踏雪寻梅,其中的人物都是世外的、孤傲的、美丽的“神仙姐姐”,而作为配景的花草,笔墨温润,色彩淡雅,与人物有机结合,堪称一组适合大众审美需求、雅俗共赏的佳作。展览结束后,其中的两件作品一直挂在书画城正面的橱窗里,每当双休日去书画城,都会不经意间看一眼,思念萦绕在脑海里……

三、

我至今还记得第一次走进吉林市画院时的情景:文庙院里北侧二楼的几个小房间,几位画家在一起喝茶聊天,偶然间抹几笔花鸟山水。当时的江城美术与“吉林四老”领衔的江城书法不可同日而语。

陈华是2002年从永吉师范调入吉林市画院任专业画家,两年后担任吉林市画院院长和吉林市美协主席。当时的陈华在画坛上正声名鹊起,许多像他一样的青年画家都选择了北漂,留在北京做一名专职画家。在北京,可以随时感受最新的文化艺术气息,与同行们产生更多思想灵感的碰撞,众多的美术馆、画廊、书店、策展机构更是提供了更多展示自己的空间。无论是从创作还是名利的发展上,留在北京意味着更多被认可的机会。而对于一个处于创作黄金期的艺术家,陈华可以更多地写生、研习技法,创作出更多的力作,获得更多的荣誉。但从普通的本土画家成长为江城画坛领军人物的陈华,担起了一个又一个的责任。

从担任吉林市画院院长的那天起,陈华就开始了自己身份的转变:他不单纯是一个画家,不能将眼光局限在自己的艺术创作中,画院成立的意义在于为画家群体提供创作、交流的平台。但在当时,无论画院内部还是吉林市绘画界,都存在着艺术氛围沉闷,画家埋头创作、“闭门造车”,缺乏彼此交流的情况。陈华在工作中提出了“走出去,请进来”的解决模式,如一股清新的风吹散了沉闷的氛围。

“走出去”就是鼓励青年画家走出吉林市,到更广阔的天地见识学习。陈华坚信眼界开阔对提升自身创作水平助益良多,在他的影响和帮助下,画院画家蔡华立、吴晓光、霍保权、陈丽华、房栋、牛恒泽等10余名青年画家先后到国家画院、中央美院、首都师范大学等院校进修深造,艺术修养和学术水平都得到了不断的提高。“请进来”就是邀请名家来吉林市讲学,办画展,让更多本土画家得到与大家学习、交流、切磋的机会。陈华利用他在京学习时的人脉资源,先后邀请了著名画家袁武、贾涤非、张桐禹、徐恩存、常朝晖、许占志、高向阳、张建华、张龙新等来吉林市办展、讲学、交流,都取得了良好的效果。陈华倡导的“走出去,请进来”,还包括每年两次与国内各城市画院的密切交流,彼此去对方的城市举办联展,同时写生、创作、交流。既加强了相互间的联系,对各地艺术风格的借鉴与融合也其了积极的作用。陈华曾指出,地域文化的特色往往与局限性相伴,艺术家既要热爱本土,保持特色,又要突破地域束缚,开阔视野,不断汲取各方营养,才能使艺术之树常青。

作为吉林市美协主席、画院院长,陈华一直着力为画坛注入有生力量,为年轻人提供创作的空间与机会。同时画院和美协内部一直保持交流沟通,在他的提议下,每年度全市都会举办学术展览,域内画家们会将本年完成的画作进行统一的展示,彼此点评,进一步增强了创作的热情。而画家的个展及联展,更是层出不穷。他还策划、主编了多本展示吉林市美术创作成果的作品集。2010年吉林市画院面向全国高校招聘了四名研究生,在他的争取下,画院专职画家由最初的两人增加到七人。他还打破了事业编制名额有限的瓶颈,灵活地外聘了30多位画家,而这些画家中每年都有10多人次能在国内获重要奖项,使吉林市画家获奖人次始终保持在全省的领先地位。画院的软硬件建设得到了长足的发展,青年画家李向鹏、霍保权等也相继考入省级画院,江城画坛呈现出蒸蒸日上的可喜局面。

我是吉林市美术界的局外人,承蒙陈华兄台爱,每次活动我都会收到邀请。在各种活动现场,我都会看到他忙碌的身影,事无巨细。而剪裁、讲话等露脸的活儿,都悄悄让给了别人。可无论领导还是同行,都知道他在背后付出的艰辛努力。今年52岁的陈华,已经成为了江城画坛当之无愧的领袖。

四、

近十年来,国内的书画市场空前繁荣,以青州为代表的书画经济席卷中国。在这大潮中,吉林市书画经济领先全省,国内知名,这方面,陈华功不可没。

大概十多年前,吉林市只有艺林画苑、雾凇书画社等书店、文房四宝店兼营名家书画,绝大部分都是本地名家的普通作品,书画经营还停留在“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古玩经营阶段,根本没有培植市场、培育藏家的理念。那几年的吉林市艺博会,在大家都忙着展示自己作品时,陈华首先把老师袁武的作品带进了展会,虽然知音尚少,但大家记住了这位从吉林市走出,在长春市成名,如今去北京发展的著名画家。2006年,在北京路繁华地段,吉林画廊悄然开业。爱好书画收藏的我,徜徉其间,国内众多名家创作的精品让我惊奇万分。别人告诉我,画廊是吉林市画院开的,操办人就是陈华院长。我不了解后来画廊的经营情况,但吉林画廊的开业,开始了吉林市书画经济的繁荣时代,促进了吉林市正规画廊的发展,我的三惜草堂名家书画馆就是在他的启发下开办的。

我开始收藏时,人们对书画的收藏还习惯于要、送,很少花钱去买,更不要说是高价收藏了。我曾参加过三届吉林市艺博会,举办过三届大型的个人收藏展,很少有人咨询有偿收藏事宜。吉林画廊成立后,除了举办袁武等国内画家的作品展卖外,画廊还多次组织举办了乌克兰等国外画家作品展。来自异域的风情不仅让本土画家眼界大开,审美得到提升,而且还满足了市民更高层次的精神需求。陈华和他的团队办事认真,待人热情,省内外的知名书画家都愿与他合作。几乎每个来吉林办展的外省画家,都能获得较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陈华说过,一个城市的文化,艺术品是风向标;艺术品市场的兴旺繁荣与否体现了一个城市文化品味的高低。但是在吉林市,一直没有一个专业美术展览的场所,我们不能总是把一流的画家请来在画廊搞展览。建立一个美术馆,成为了那几年陈华的目标。他为此专门策划了几次高层次展览,请来市主要领导参加,借机力陈己见,最终使美术馆顺利建成。江城市民足不出市就可以免费观赏到全国以及国外知名画家的展览,既满足大众的审美需求,也间接培育了艺术市场。搬到文庙的吉林画廊及后来建成美术馆,成为了吉林市收藏大军的聚集地。可以说,吉林市后来的收藏大咖,都是从这里起步的。

在艺术品市场初步培育起来后,陈华乘势而上,注册成立了吉林瀚华拍卖公司。这是吉林市第一家以艺术品拍卖为经营项目的公司,201186举行了首拍,地点设在五洲花园大酒店,预展及拍卖场地均与国内中上等拍卖接轨。高起点的运作、高质量的拍品,吸引了全国近两百位收藏家、画廊老板、艺术品经纪人莅临现场,200余件拍品顺利成交,成交金额达3500万元。而最令我难忘的是两点:现场成交的百万以上的作品几乎都被吉林市买家竞得;吉林籍画家袁武先生的丈二幅巨作《伏虎图》和六尺对开四条屏《四圣图》都创造了作者最高拍卖记录。那次,我也参与了竞买,竞得启功、张伯驹、王世襄、黄苗子等多件名家书画,后来获得了几倍的收益。

可以说,近十年吉林市的艺术品市场有了长足的发展,吉林市的青年画家们的创作热情不断提高,在山东、甘肃等地有了固定的收藏群体,吉林市的画廊也多达几十家。而以康意江、宋力为代表的吉林市收藏家的身影开始频繁出现在国内外大型拍卖会上,收藏档次之高、出手之猛令传统收藏大省的藏家们刮目相看,吉林市的书画产业也以吉林书画城为中心开始进入快车道。

五、

“在中国画坛,他是一幅北国江城的水墨画;在吉林画坛,他是一个标志性符号。从画家到画院院长,从飘逸的长发到俊朗的短发,他在中国画坛革新的变奏里大胆演绎。学术年展,呕心沥血;文化产业,蒸蒸日上。他为青年画家铺路,他让古韵江城扬名。他用流派震撼画坛,他用责任感恩艺术。”这是陈华获的吉林市政府文艺最高奖“松花湖文艺奖终身成就奖”时评委会给他的颁奖词,这评价够高的,他的事业似乎走到了巅峰。

创作出能够传世的代表作一直是陈华的一大梦想。从《春天,有阳光的中午》、《烽火少年》、到《冬捕系列》、《马市系列》,那些都已成为过去,老师袁武这年龄已创作出斩获全国第十届美展金奖的《抗战组画――生存》。众多的大家都已用实践证明,这年龄是画家创作的高峰期,阅历、技巧、修养都已到了最佳时刻,最可能创作出代表自己最高成就的代表作!可我分明感受到陈华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开始淡出了书画产业引,回归到写生、创作、交流当中。他的创作开始关注江城的历史,多次驱车沿松花江两岸或逆流前行,或顺流而下。穿越村庄、城市,攀山远眺,拍摄了大量图片和创作资料,构思勾勒着各种场景,与老师袁武合作创作出巨幅《康熙视察吉林水师》,并独立创作出多幅系列作品。近几年,他每年几次带队与扬州、无锡、桂林等地画院举办了交流展及写生活动;指导学生王树祥完成作品《淡守流年》并入选全国第12届美展;策划举办了青年画家学术邀请展;策划并参与了“正大气象——吉林市青年美术家大幅作品展”;去年元旦,他推出了自己的大型主题展览“傲雪迎春——陈华梅花作品展”。用一句话形容:他不是在创作,就是正在写生途中……

静静走在喧嚣中,向着那心中的目标前行。52岁的陈华,正积蓄

力量,准备新的腾飞!

我们期待着这一天!

 

               2016101日王宝林二稿于三惜草堂

 

图片审核:admin 图片录入:admi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3 三惜草堂 吉ICP备06002167号

Powered by: 吉林雷尼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