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成 《精品\ 官商图》(于明诠题诗) 尺寸:27cm×38cm   售价:协商

 图片简介:

大图及其他作品请点击:http://www.qyx888.com/thread-87493-1-1.html

作者简介:方成,原名孙顺潮,1918年10月生,广东中山人。漫画家、杂文家、幽默理论的研究专家。擅长漫画。1942年武汉大学化学系毕业,入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任助理研究员。1946年在上海从事漫画工作,1947年夏被聘任《观察》周刊漫画版主编及特约撰稿人。1948年在香港参加“人间画会”,在《大公报》连载连环漫画《康伯》。1949年后历任《新民晚报》美术编辑、《人民日报》社高级编辑。曾兼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新闻美术硕士生导师,武汉大学、郑州大学新闻系教授,中国广播艺术团说唱团艺术顾问。美国出版国际漫画杂志《WITTY WORLD》编辑。政府特殊津贴接受者。1986年离休。现任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会长。出版有《方成漫画选》、《幽默·讽刺·漫画》、《滑稽与幽默》、《方成连环漫画集》、《笑的艺术》、《报刊漫画》、《漫画艺术欣赏》、《方成谈漫画艺术》等。主编世界著名漫画家传、集多种。75

品《官商》 说方成

    华君武、丁聪、方成并称“漫画三老”,如今唯有方成健在,刚刚过完93岁生日。从1935年初次涉水到1946年小试牛刀,从1949年以画为业到1980年首办个展,从1982年著书立说到30年来笔耕不辍,方成和漫画的情缘已延续了70多年。

    他的犀利目光好比时代的多棱镜,精妙笔触好比社会的解剖刀,方成以漫画家的敏锐和透彻,看过落花,走过繁华,把一幅幅杰作嵌入中国漫画发展史,有些作品成为百年漫画中的历史标杆。

    今天,我有缘收藏到一幅从北京某出版社流出的方成代表作之一《官商》的底稿,据说也是发表的,可惜找不到出版物了。《官商图》中,锦衣华服、帽插双翅、县官般的的官商坐在摊位前目中无人,脚边放着苹果和梨,买东西的布衣老汉作揖恳求:“求您卖给我一斤苹果,两斤梨,挑大的。”

    这张《官商图》是线描稿,无章无款,画在新闻纸上,与后来大家熟悉的宣纸定稿略有区别,但整体水平难分伯仲。著名书画家于明诠教授妙笔题诗曰:

    老爷本来不是官,坐在这里成了官。官模官样官脾气,管你要买苹果梨。

    题方成先生《官商图》,辛卯秋,明诠。

    明诠先生本是很有成就的书法家,近年专心于水墨戏曲人物画,成就斐然,特别是其题诗,当代书坛无出其右者。

    方成曾写过一篇文章,谈《官商》的创作体会,发表在《讽刺与幽默》上,全文如下:

    年近半百的人会记得,那时到商店去买东西,总会遇见售货员的冰冷面孔。当然不是全都这样,可也有普遍性。在漫画里,讽刺这种售货态度的常见。记得我曾画过一幅,批评售货员不耐心的,后来再也没画过。听侯宝林说,他在相声表演中,从没嘲笑过这种售货员的。我们谈过这个问题,知道主要问题不在售货员身上。我想的是,这种服务态度不是个别现象,一定有造成这种普遍现象的原因。回想在新中国建立之前,我们都没遇到过售货员服务态度欠佳的事,那时商店都属私营,商店老板绝对不容许伙计不热情对待顾客的。由此推想,如今的商店售货员之所以能对顾客冷淡,必定是背后有原因。

  这原因很清楚,社会制度改变了,商业经营改变了,总要引起商业工作的变化。过去经商是为了赚钱,如今经商难道不赚钱了吗?不会的。可为什么经商不那么热心了呢?

  也可能因为过去商店伙计,是被老板雇佣的,为保住自己的饭碗,不得不受老板的约束,必须热心工作,为老板赚钱。如今解放了,商店售货员不再是老板的伙计,而是自主的人民,地位不同,所以用主人的态度工作,可以随便一些。

  这估计也有可能。当时工作是由国家分配,没有裁退工人的,自然会造成工作懒散的现象。有人会有这种想法,工作不大用心。

  如果对这种思想进行批评,用漫画表现,是可以的。我的想法是从另一方面思考。

  我想的是,过去商业都是私营的,如今改为国营,包括地方经营。这是最根本的变化。由此推想,既然商业是官方经营的,那么,来买商品的顾客,就成为与官方相对应的老百姓,是民方。老百姓和商店售货员的关系,就有民与官的关系。按我国传统情况,民是怕官的,所以我画成这幅《官商》。

    这是对“官商”的批评。因为商业工作必须按商业工作的规律进行。不按照商业规律来经商,会造成“官商”的种种问题,妨碍商业工作的正常发展。现在,这种现象不再发现,因为在经济改革后,老问题解决了。

    方成是中国画坛上为数不多的多面手。观其人,品其画,读其书,总是令人感到“幽香”四溢,妙趣横生,美不胜收,回味无穷。他不仅画好,诗歌、杂文也写得漂亮,还创作过相声段子。他以丰富的幽默实践为基础,后又从事幽默的理论研究,成果颇丰,享有“学者型漫画家”的美誉。生活中的他尽管年逾九旬,但因幽默而童心永存、鹤发童颜,每天早晨,方成都会早起去报社宿舍区的小花园进行晨练,走路稳健的他怎么看起来也不像一个93岁的老人。很多人问他养生之道,他写打油诗一首,配上骑自行车的自画像。诗曰:“生活一向很平常,骑车书画写文章。养生就靠一个字——忙!”

 

                            201112212340分于三惜草堂

   

    20091225日下午,中国美术家协会成立60周年庆典、首届“中国美术奖”颁奖仪式、中国美术家协会迎新年联谊会在人民大会堂大宴会厅举行。有六位老艺术家荣获首届“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刚刚读过九十一岁生日的漫画大师方成先生名列第四,遗憾的是一直给人们带来欢乐的方成却没有出现在这欢乐地场合,留给人们颇多遐想。

    有人在评价老一辈漫画家时曾有这样的描述:华君武是漫画家中的“革命家”,作品具有强烈的讽刺性,如匕首刺向落后和腐朽;廖冰兄是漫画家中的“思想家”,作品都有深邃的思想内涵,让人的灵魂颤抖;丁聪是漫画家中的“艺术家”,作品充满童心和真诚,画工精细,画不惊人誓不休;方成是漫画家中的“幽默家”,每幅作品都诙谐机智,让人捧腹。在有幸收藏了华君武先生两幅佳作后,最近,我又收藏了方成先生的两幅代表性作品——《水墨漫画鲁智深》和《书法自作诗》。

    熟悉方成的名字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风靡全国的《武大郎开店》,我曾两次在中国美术馆欣赏过该画原作,每次想起都会忍俊不住偷笑。当我开始收藏时,方成已开始主攻水墨漫画,笔下的鲁智深、弥勒佛、布袋和尚等兼具国画和漫画之长,受到漫画界和美术界的一致推崇。

    方成的本行是画新闻漫画的,从70岁后开始“正儿八经”地探索水墨漫画这种艺术,结果发现这种艺术形式非常受群众喜欢,因此就“一发而不可收”。 其实,方成的水墨人物画是有根底的。在初中三年级时,父亲知道他喜欢画画,给他找到一个老师——著名人物画家徐燕荪(原名徐存昭,别名徐操,擅长中国画。原北京中国画院副院长。)方成一周去他家一次,把他的画拿回家临摹,第二周把临摹的交上,再拿另一张去临摹。可惜不到10周,方成父亲失业,他无法再继续学习。但这之后,方成就一直用徐燕荪教的笔法作画。

    方成在水墨漫画创作方法上大胆创新,将中国水墨画技法运诸笔端,使得作品历久常新,创作出了大量意味醇厚悠长的水墨漫画作品。心宽体胖、捧腹开怀的“布袋和尚”,剑眉倒竖、威风凛凛的“鲁智深”,仙剑在手、睥睨鬼蜮的“钟馗”……这些耳熟能详的中国古代传说人物被用朴素轻快的国画技法和幽默诙谐的漫画形式表现在尺幅不大的画作上,淋漓尽致地挥洒出了水墨画的魅力,浓淡相宜,运笔简洁而意趣丰富,让观者深受感染。方成说:“画水墨漫画,一定要有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底子,还要有足够的幽默感,否则靠纯粹的画技是不可能令水墨漫画妙趣横生又不失品位的。”

    方成的水墨漫画问世后,颇受好评。一次,当时的《人民日报》社社长、著名书法家邵华泽到家里来,看了他画的鲁智深后,建议方成题上字更好。方成觉得有道理,即兴填了一首《长相思》:“肉也罢,酒也罢,照样吃喝不算啥,当和尚是假,天不怕,地不怕,跟宋哥哥打天下,拉皇帝下马。”

    这以后,每幅画他大多题上打油诗,有的在一个人身上就作了十来首打油诗。同样是画鲁智深,还有:“这个和尚不寻常,相貌堂堂武艺高强,胸怀侠义好心肠,三拳放到郑老板,两手连根起垂杨,逼上了梁山,造皇帝的反。”、“虎落平阳被犬欺,洒家不受这个气。作个样子讲明白,和尚不是好惹的。”他画赠白杨从艺六十周年的作品更是风趣地题道:“白杨从艺六十春,遥寄薄仪表贺忱,秀才人情半张纸,画个英雄鲁智深。”

    方成写书法是上了年纪之后的事,他说是老友、作家单复逼出来的。解放前方成在香港生活时,曾和单复、端木蕻良合租一间房子,同吃同住共患难。有一次,单复为友人求字,他却不开情面又担心写不好,思来想去写了一首打油诗:“平时只顾作画,不知勤习书法。提笔重似千斤,也来附庸风雅。” 其实,方成的书法很有功底,拙朴的字配上那越品越有嚼头的打油诗,成了难得的“墨宝”。人们纷纷向他求字,可光写一个内容的总显单调,后来他又来了一首相近内容的打油诗:“没正经临过帖,动笔歪歪斜斜,横不像横,撇不像撇,你敢要,我敢写。”

    方成不姓方,他的老家在广东中山南朗左埠头村(现称左步村),村里有欧、孙、阮三大家族,方成是当年孙家“三郎”——孙顺潮,阮姓也出过一位大明星——阮玲玉。方成虽祖籍中山,却生在北京。关于“方成”这个笔名的来历,老先生是这样解释的:“母亲姓方,加上自己字写得不好,用‘方’字笔画少,好写些。”

    方成是一位高寿、多产的艺术大家,平常除了画点漫画,还写点杂文、相声、小品和打油诗等等,年均出版两到三本专业书。前些年,方成有一幅 “自画自”的漫画:一个大脑袋的方成,骑着一辆自行车,背后驮着一摞书,前面车筐里,插着几支笔一卷画。上题三句话:“生活一向很平常,骑车画画写文章,养生就靠一个字,忙。”一晃这首诗写了快10年了,方成已决定不再骑自行车了,并把车子寄回了广东老家,从此告别了他的自行车生涯。最近,91岁的把自己即兴写的打油诗搜罗汇编,共得85首,准备结集出版。其中有一首写他杂文功夫的,自谦中带着幽默,典型的方氏风格:“漫画我倒常画,后来也写杂文,无奈老写不如人,到底资质还嫩,惯用讽刺笔法,想学鲁迅精神,写得庄重又挺哏,可我没那学问。”

 

                                20091230日夜于三惜草堂

图片审核:admin 图片录入:admi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3 三惜草堂 吉ICP备06002167号

Powered by: 吉林雷尼科技有限公司